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女子献血6次免费用血得先掏钱入院20天后

2018-10-28 12:27:44

女子献血6次免费用血得先掏钱 入院20天后去世,

法制晚报讯(文并摄/深度 王南)2014年8月17日凌晨,误服剧毒农药“百草枯”的王霞,在入院抢救20多天、花费17万多元医药费后,在陕西省人民医院急诊楼的重症监护室内去世。

王霞的丈夫王展鹏称,自己曾向医院提出采用血液置换的方式来挽救妻子,但医院并未明确答复是否可以,只表示救治王霞可能需要大量用血,让其自己就用血事宜去联系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

王展鹏称,妻子王霞生前曾6次累计无偿献血2200毫升,符合陕西省关于无偿献血者献血1000毫升以上本人终身无限量免费用血的规定。但当他联系血站时,血站的说法、态度几番变化,让他感到要想免费用血并不“容易”。

陕西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血库以及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相关负责人则向《法制晚报》表示,在救治王霞的过程中,保证了血浆供应。

而王展鹏坚持认为,血浆和血液有别,如果医院及时采用血液置换的方式或可挽救妻子一命。

医院重症医学科负责人则表示,在救治王霞时,其病情无采用血液置换的指向,也没有向医院血库下发过血液置换的用血申请单。医院血库负责人还表示,即便采用血液置换的方式,王霞符合终身无限量免费用血的条件,根据规定也要先交钱再用血,然后自己去血站报销,不能凭借献血证就在医院直接免费用血。

家属讲述 妻子误服“百草枯” 寄望血液置换

8月17日凌晨,陕西省人民医院急诊楼5层的重症监护室内,医生向王展鹏宣布:他的妻子王霞不幸胎儿脑瘫导去世。

7月22日上午10时许,陕西周至县人王霞在家中误服剧毒农药百草枯,经县医院治疗后转入陕西省人民医院,先是在急诊楼内科病房治疗10天,后转入重症监护室。虽经血液灌流等方式救治,但王霞的病情持续恶化。

王展鹏称,他曾向血液灌流室的一位医生询问是否可以采取血液置换的方式来救治自己的妻子。“医生说这也是个治疗办法,但要大量用血,而且费用非常高。”

王霞被转入重症监护室后,王展鹏又向重症监护室的医生询问是否可以采取血液置换的方式治疗。“我们家属愿意承担风险,签署协议。”王展鹏说,主治医生没有直接回答是否可以,只说考虑到救治王霞可能会大量用血,需要患者家属自己去联系医院血库和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

死者生前曾献血2200毫升 想到免费用血

听说妻子治疗可能要大量用血时,已花费殆尽的王展鹏想到王霞曾多次无偿献血。王展鹏曾看到妻子的无偿献血证中夹着的一张献血政策表,上面注明:根据陕西省献血政策规定,无偿献血者累计献血超过1000毫升,可终身无限量免费用血。

他当时立即回家,找到了妻子的6本无偿献血证。

据王展鹏回忆,他按照献血证上的打给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我在里刚说爱人有献血证,想免费用血,还没说具体病情,工作人员就说现在是夏季,天气炎热,血量不足,没有血可供使用。”王展鹏说,对方挂断后,他又打过去,询问血量不足怎么办,对方就又把挂断了。

王展鹏说,他当时感到非常不解,于是给西安当地媒体的打诉苦。当地一家媒体的就赶到了医院,以家属身份拨打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的,工作人员依然表示夏季炎热,血量不足。此后,血站的工作人员又表示,王霞这种情况确实符合政策,病人只需要在出院后凭相关证明到血站来报销就可以。

王展鹏说,当在里向工作人员提出,已经没有更多的钱来治疗,而如果医院决定给王霞采用血液置换,急于用血救命该怎么办时,工作人员在里表示,血站开通了互助献血的绿色通道,建议家属通过医院填写互助献血申请表后先到血站来献血,然后通过血站进行调配,这样就可以保障病人及时用血。

法晚了解到,所谓互助献血,是献血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无偿献血的形式之一。用血病人的亲戚、朋友可以看做是紧急被招募来的献血员。当无偿献血者数量不足时老年羊癫疯的症状,互助献血可以帮助缓解供血不足的情况。但在近些年媒体报道中,“互助献血”经常是在患者用血时被一些医院要求“以血换血”的情形下出现而屡受质疑。

8月6日,陕西当地媒体报道此事后,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的赵副站长于8月7日亲自到了医院了解情况。

王展鹏告诉法晚,和此前自己打咨询时得到的答复截然不同,血站的赵副站长当时表示,血站的血源是充足的,尤其是王霞所需要的O型血储存量多,如果医院在救治王霞时需要大量用血,血站完全可以保证。

医院回应 已经保证血浆供应 血液置换无指向

王展鹏说,在就妻子用血问题交涉时,医院血库的负责人则一直强调,根据相关政策,患者家是一直强调,这是政策规定。

对于当初为何会让家属自己去联系医院血库和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医院重症医学科尹主任表示,考虑到在救治过程中有大量用血浆的可能性,才让家属自己去联系,以便提前备案。

尹主任表示,院方保证了王霞的临床用血,至于王展鹏提出的全身血液置换,尹主任表示,患者病情没有这样的指向,他们也没有给医院血库下过这样的申请单。

陕西省人民医院输血科主任杨江存也向法晚表示,王展鹏妻子自入院治疗后,共用了2600毫升血浆,医院血库全部保证供应治疗。“血液置换是家属提出来的。即便是换血治疗,也应该是刚入院抢救时进行。”杨江存主任说,“王霞在内科救治了10天,转到ICU后,家属称没钱了,才拿出献血证提出要免费用血。”

对于王展鹏提出的血浆和血液有差别,特别是价格相差甚远的质疑,杨江存主任表示:“对王霞的临床治疗用血确实没使用红细胞,因为不需要。需要血浆还是红细胞,是由医院科室根据患者病情及治疗需要来决定的。”

血站回应 患者不能直接联系血站 频遭献血者质问很无奈陕西省血液中心(西安市中心血站)行政办公室吴主任向法晚首先表示:陕西当地媒体针对此事的报道和事实还是有所出入的。她表示,根据规定,患者自己是不能直接联系血站约血的。

吴主任告诉法晚,事情发生后,赵副站长曾赴医院调查此事,结果显示,当时患者已经住院10多天,医院科室根据其治疗需求总共申请10次用血,用了2600毫升血浆,医院全部都保证供应了。

针对王展鹏打咨询时的遭遇,吴主任表示,当时当地媒体是以家属身份咨询,提出没钱但急于大量用血,且有献血证等等一系列“假设”,血站工作人员是在这个“假设”基础上,才给出了“互助献血”的建议。

吴主任表示,此事经媒体报道后,给血站带来很大影响。很多无偿献血者打来质问,血站方面也很无奈。

制度探索 咸阳探索“直报”模式 软件满足直接用血

陕西省人民医院输血科主任杨江存向法晚坦言,从深层次讲,这件事涉及到献血者及家属在临床用血报销流程上的问题。

杨江存主任表示,根据献血政策规定,无偿献血者在临床用血时,都是需要采取向医院付钱用血,然后拿票据、献血证等材料到血站报销的模式。

杨江存主任透露,目前国内一些地方的血站已经在探索“直报”模式,但在陕西省内,只有咸阳市中心血站在探索。

8月22日下午,在咸阳市中心血站献血办,一台电脑前,不时有“您有新的消息请查收”的信息提示。工作人员点开专门的软件系统,就显示出某医院输血科传来的献血者用血报销申请。

法晚看到,医院输血科传来的照片中,有医院用血量、用血费用发票、献血者的献血证、身份证号码及报销额度等信息。根据身份证号码,系统自动显示无偿献血者曾经的献血量。工作人员根据上述信息进行审核,1分钟不到就可以通过审核,并将结果发回医院输血科。而在医院的患者直接就能从医院输血科或财务科拿到报销款。

法晚看到的上述情形,就是咸阳市血站在探索的无偿献血者及家属临床用血“直报”模式。咸阳也是全国早几个探索“直报”的地方之一。

医院财务制度“不允许”? 依然要患者先花钱

咸阳市中心血站献血办胡一帆科长向法晚介绍,从2012年3月开始,咸阳市中心血站开始探索献血者用血直报模式。

该血站现在给咸阳市辖域内40家左右医院供血,其中实行直报的是每周定期配送、用血量比较大的19家医院,市内有6家,各县有1家。

胡一帆说,这个探索是基于广为诟病的“献血容易报销难”问题。

据胡一帆介绍,咸阳市探索的“直报”模式,一是体现在政策上,现在咸阳取消了献血者直系亲属5年以内用血报销有效,超过5年就不给报的这个限制。二是减轻了报销难度。“以前200公里外的县,献血者如果用血报销,都要到咸阳市中心血站来,有时候报销的钱还不如花去的路费、住宿费多。”胡一帆介绍,现在,献血者及家属如果临床用血,在所在县的“直报”医院就可以实现“直报”。

不过,胡一帆也强调,这个探索,依然是要患者先花钱后用血,再在医院直接报销,然后由医院和咸阳市中心血站结算。

对于法晚提出,能否实现献血者本人或直系家属就医需要用血,持有献血证就可直接用血,再由医院和血站结算的问题时,胡一帆科长坦言,按照现在的软件系统技术,是可以保证不用花钱就可凭借献血证用血的。

“我们曾经也有这样的设想,这也是理想的一种方式,但在和医院沟通时,大多数医院都表示因为有严格的财务制度,要按这个模式操作在现阶段还不太可能实现,因此终我们还是采取了先花钱用血,然后患者及家属在医院直接报销的模式。” 胡一帆说。

万科山景城
仁恒公园世纪
融创裕华壹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