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保镖俏千金

2019-06-26 06:17:13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客户端正文开始-->林可儿和苏小羽两个小美女,都靠在后排抱着手机睡着了。www.heihei168.com四条美腿安安静静的摆在那里,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可能是害怕打扰他们休息,所以大飞在树荫下抽烟。郝帅却不高兴了:“我擦,不知道手机有辐射吗?”说着话,他把苏小羽的手机拿开了。又把手伸向了林可儿,这妮子把手机抱在心口……正是他想看到的场景。“咕……”盯着林可儿的小胸脯看了一会儿,郝帅咽下了一口口水,他愣在空中的手,才继续前进。只可惜,她的手离着手机还有一厘米的时候,林可儿竟然睁开了眼睛,一脸警惕的瞪住了他:“王八蛋,你想干嘛?”“如果说,我只是想拿开手机,你信吗?”“信你妹!流氓!”林可儿缩到了一边,嘟着嘴臭骂着。苏小羽也被吵醒了,睡眼朦胧的看看郝帅,又看看林可儿,疑惑道:“怎么啦?”“没事,没事……”郝帅摇了摇头,挤到了两个小美女的中间,邪恶的笑道,“那咱们……继续睡吧?”林可儿一瞪眼:“睡你妹呀睡!”“我擦!”郝帅一脸无辜,看向了苏小羽,“妹子,可儿让我睡你……”“……”有了郝帅的加入,两个小美女想休息的念头,就彻底宣告破灭了。而郝帅,以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为由,又骗取了苏小羽的信任,枕着她的大腿,安稳的睡上了……下午两节课,郝帅一如往常,是睡过去的。奇怪的是,平时不是逃课就是早退,反正就是比郝帅还没学生样的石一拓,居然准时准点的上完了两节大课。期间也没找郝帅和马二虎的麻烦,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排。石一拓的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下午。放学铃响后,柳飞絮阴着脸进了教室,留下了金融管理二班的同学。待学生们安静下来,她环视一圈,继续沉默了半分钟,才薄唇轻启:“我很不想面对这种情况,但是……领导已经做了决定,我必须告诉大家。”学生们开始议论起来,都在猜测,柳飞絮要说什么事。这些高材生们,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和石一拓或者郝帅有关。毕竟昨天他们俩的动静儿,闹得有点大。深呼吸几次,柳飞絮举起了一张A4纸,沉声说道:“这是领导对石一拓同学的处罚决定。很遗憾,石一拓同学,你……你被学校开除了!”“啪……”石一拓一言没发,只是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柳飞絮也没在意石一拓的过格举动,继续缓缓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想大家都知道,我就不赘述了。我想说的是,你们还都是学生,要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你们也都是成年人了,不再是襁褓里的婴儿,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这次石一拓的处罚,算是给大家敲得警钟。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好了,不耽搁大家的时间了,放学。”看的出来,虽然石一拓是个出了名的坏学生,但是他被开除了,柳飞絮还是有点神伤。毕竟,石一拓是她带了一年多的学生。老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学校里,老师就是代替学生们的父母来管理学生。就和所有的父母一样,老师总是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往好的方向发展。即使是有问题的学生,老师们也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学生变好。尤其柳飞絮还是个女老师,比一般的男老师更心软。等学生们走的差不多了,她走到石一拓的跟前,把处罚决定推到了他的面前:“石一拓同学,不管你信不信,我想说,我帮你争取过。但是……我只是一个辅导员,没有左右领导的权力。很抱歉,你……你明天就不用来上课了。希望出了学校,你能引以为戒,好好表现。再见。”“呼……”石一拓面无血色,深呼一口气,起身就走了。柳飞絮目送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还没走的郝帅,对柳飞絮说道:“柳老师,你是个好老师,你做的够好了,不要自责。”“嗯?”柳飞絮有些吃惊,郝帅的死对头被开除了,他竟然没有落井下石。郝帅耸了耸肩,凑到柳飞絮的耳边,轻声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你这几天身体本就不好。就不要再为这些事操劳了,好好休息一下。”“嘶……你怎么知道?”柳飞絮突然拉下了脸,惊恐的问道。“你脸色发白,很显然是贫血。我知道,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不过,你似乎还有点问题。你昨天没来学校,身上还有一股药味儿,肯定是昨天请假去看医生了吧?要是信得过我,我可以帮你看看。我从师父那里学过一点医术,其中就有治疗痛经月经不调这些症状的。只需一副药,保你从此告别痛经的烦恼……”“很会推理的哈?告诉你,我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你不要惹我生气!”“柳老师,别急着拒绝我的好意啊。你不知道,我专注治疗痛经二十年,可是十几年的老牌子了。我开的一副药,顶其他医生的五副。被我治愈的痛经病人,手拉手可绕地球两圈,绝逼值得拥有。还有,我研制的痛经丸,一年卖出三亿多粒,现已加入肯德基豪华午餐。饭后来两粒,对牙齿好哦……”“噗……什么乱七八糟的?”“终于笑了?你笑起来真美!”“……”“柳老师,你虽然是个美女,但笑起来看着更漂亮。所以别整天愁眉苦脸的,笑一笑十年少嘛。要是笑两笑,你就能回到穿开裆裤的年代。”“滚!你才穿开裆裤呢。”柳飞絮脸一红,白了郝帅一眼。还别说,听了郝帅的一段经典广告,再听他开个玩笑,柳飞絮感觉心里还真是轻松了许多。只是她有点恍惚,眼前这个幽默风趣、善解人意的男生,还是平日里那个吊儿郎当的郝帅吗?而郝帅,咧嘴一笑,就把右手伸了过去:“已经见效了?收费五百,谢谢。”“什么意思?”“骚瑞,我是心理医生,刚说的痛经丸什么的,都是假的,其实我擅长的是心理治疗。我已经把你的抑郁症治好了,难道你想赖账?”<--客户端正文结束-->

定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龙岩治疗牛皮癣医院
襄樊治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