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宁静致远

2019-06-26 00:04:52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五年后“爹,爹,珍珠要生了!”唐钰火急火燎地跑过来报信。唐宁放下手中的棋子跟对面的谢白筠说:“我们去看看。”谢白筠笑着点点头,转头对唐钰说:“鸿宇可在那里?”唐钰摇摇头,“师兄们也在找他呢,但是医科的师兄们都守着珍珠呢,我看着师兄们学了这么多年,手底下应该有些本事吧?”“才学了四五年就敢说有些本事?皮毛还没学到呢!”吕大夫正和程先生在屋外桃花树下下棋,旁边坐着观棋的水明轩。他老当益壮,耳朵也灵敏,在屋外听到唐钰咋呼,就立刻不赞同地冲唐钰嚷道。“我们也去看看吧,毕竟是稀罕物,大家都没见过,正需要您去镇镇场子呢。”不等程先生开口,水明轩就抢着圆场,唐钰可是程大夫的金孙,他可心疼着呢。一群老老少少吵吵闹闹向着唐宁特意准备的产房而去。走到院子里的时候,里面已经挤满了身穿统一服装的学子们。看到唐宁一行进来,连忙行礼道:“山长!吕大夫,程先生,水大人,谢老师——”唐宁立刻皱眉训道:“都挤在这干嘛,再过半刻钟就要上课了,除了医科的人留下学习,其他人还不快去教室?”一干学子立刻吐舌的吐舌,缩脑袋的缩脑袋,纷纷拱手告辞。其中一个气质特别儒雅的少年,一直犹豫着不肯迈开步子。唐宁看了看他道:“良川留下。”那个叫良川的少年立刻喜形于色道:“多谢山长!”唐宁也缓和了脸色道:“进去看看吧,毕竟珍珠是你的宠物!”几人说话的功夫,吕大夫已经进了屋里,舒鸿宇也紧跟着就到了,待唐宁想进的时候,就被吕大夫拦住了:“都挤在这干嘛,去外面呆着去。”于是几人灰溜溜地坐在了大堂里,看着医科的学生忙来忙去,端水的、洗布和剪子的、其忙乱的场面比一般妇人生产的阵势都大。但实际上这些人手上拿的都是超级迷你的道具,有的甚至只有指甲盖大小。不一会儿,吕大夫从里面出来了。良川赶忙凑上去问:“吕老大夫,珍珠可还好?里面是个什么情形?”“挺好,鸿宇的本事比起我已经不差什么了,珍珠看着也挺好,就是这个小家伙看着烦,所以我把他带出来了。”说着吕大夫从袖子里掏出一团黑溜溜的小东西扔到桌子上。众人定睛一看,果然是小黑,小黑记得在桌子上直转圈,吱吱叫着要往下跳。吕大夫伸手一挡:“着什么急,你儿子迟早都要出来。”却原来是小黑的媳妇儿要生娃了!话说五年前,乔涵韵带着五万边关大军,与谢白筠两面夹击,迅速解除京城危局,平定了京城的局势。二皇子凤雏得以顺利登基,登基后除了处置反贼,还要论功行赏,只要当日陪着二皇子困在皇宫的一干大臣都有封赏,连乔涵韵都被免罪,破格升为镇北大将军。谢白筠无论是表面上还是暗地里,都给了凤雏很大的助力,可以说这是两人几十年共同的谋划,现在胜利的果实已经成熟,凤雏也信守承诺,打算封谢白筠为忠义亲王,食双俸,封地也扩了一倍。但是这些谢白筠都拒绝了,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已经走到了顶点,镇南王本就是异姓亲王,世代传承;昆南十万大山,物产丰富,景色秀丽,本就封无可封,再往上就真的要功高盖主了。因此谢白筠什么都没要,只求皇帝把唐宁安排到昆南做官,还向皇帝讨了个恩典,让谢玄湛每三年能回昆南一趟,让他们父子不至疏远到他与老镇南王的地步。这些要求对凤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很快就下了圣旨。但是第二天,林清羽就带着圣旨进了皇宫,对着皇帝就一句话,自家外甥不想做官了!凤雏为难了,纠结了几天,把唐宁招进来详谈了一番。于是唐宁就领了个七品的学士,代天子在昆南建学院,教化昆南民众。至于为什么不建书院,是因为唐宁的坚持,他想开的并不是为了科举考试的书院,而是类似前世大学一样的学校,教学生一些更实用的谋生的本事。有了朝廷和昆南官方的支持,唐宁很快在昆南建起了座求实学院,现在学院才建立四年,规模不太大,只有几门学科,譬如舒鸿宇负责的医科,唐宁负责的文科,唐木负责的工科,唐云负责的商科,还有谢白筠不宜出面,就让墨一负责了武科。学院还是起步阶段,没什么名气,自然学生也不太多,而且大多是平民学子。其中唐木和唐云基业都在琼京,其实也就是在学院挂个名,而且工科和商科说到底出来也就做个商人和工匠,社会地位不高,报名的学生几乎没有。好在琼京离昆南很近,来往很方便,偶尔有零星几个学生要学,都被他们带在身边就当收徒了。反倒是唐宁因为书画俱佳,在大昭很有名气,慕名而来的人颇多,其中不乏昆南的世家子弟。良川正是其中之一,也是唐宁收的第二个入室弟子。这个弟子收的唐宁脸上都有些挂不住,因为他当初是被半强迫着收了这个弟子的,虽然良川当初表现不错,唐宁也很看好他,打算再观察段日子才收为弟子的。可惜这个计划却被小黑给破坏了。良川全名叫做穆尔良川,作为昆南的大世家穆尔家的嫡长子,进书院的时候不仅带的东西多,还带了一只跟随他多年的墨猴,偏偏这个墨猴还是个母的。这可了不得,小黑自从见了叫珍珠的墨猴,那时茶饭不思,抓耳挠腮,不知道这个小东西怎么鼓捣的,竟然搞大了人家肚子,这可怎么好。唐宁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恨不得把小黑一口气吹到昆南远的山里去,那里母猴子多。当然这只是想想,为了收拾自家宠物的烂摊子,唐宁只得提前收了良川。现在良川跟着唐宁学画,竟意外地很有天分,让唐宁颇感欣慰。席瑞虽然聪明,在学画上却是没什么天分的,但是席瑞自有他的长处,唐宁觉得他很适合做官办事。夕阳西斜的时候,舒鸿宇终于托着一个小摇篮出来了,他的心情很不错,笑起来特别温暖,“小黑,来看看,是个小子。”小黑一个猛子扑过去,小心翼翼地扒着摇篮,温柔地看着摇篮中分不清脸的一个黄豆大的小肉球,嘴里还发出奇怪的哼哼,悠远而充满感情。他的头顶上是一家人头顶着头,温柔地凝视着这幸福的一幕。

阜阳专治癫痫哪家好
宁波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忻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