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暗巷翻译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2:56:46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黑夜的影子笼罩住城郊的这条窄巷时,她便步履蹒跚地走来,像一个从很远的家里步行过来的孩子一样。据我观察,她从来没有在晚上8点钟之前在这条窄巷口出现过。有很多次,我提前跑到这里,站在涂着蓝、红色的公共大水塔旁边焦急地等着她,直到出现她的身影。在我们认识后的很多个月里,她只迟到过两次,而且只晚了10分钟或15分钟。  莱彻尔(她的名字)不让我知道她的住处,也从来不让我把她送到家里。水塔旁边的这个巷口,就是她每天晚上8点钟出现的门口,也是她晚上10点钟离开时紧紧关闭的大门。每次我要求送她,她总是恳求我说,她父亲禁止她与男人亲近,如果看到我们两人在一起,父亲会毫不留情地打她,也许甚至会把她赶出家门。  “弗朗哥哥,妹妹每天晚上都到这里来和你相会,”她在我耳边悄悄地说,“直到你不再想见我的时候为止。但是你要坚决履行你的诺言,不要企图去找我的住处或者送我回家啊!”  我一次又一次地向她发誓。  “总有一天你可以到我家里去玩的,”她握着我的手轻声说道,“但是现在还不行。在我告诉你之前,你不能越过这座水塔。你向我发誓!”  几乎每次在一起散步,她都提起这个问题,似乎是在提醒我,有什么危险正隐藏在这条窄巷的黑暗中。我清楚地知道,不会发生任何危险,因为我的家就在这排房子的拐角处。另外,过去每当我怕回家赶不上吃饭时,我总是穿过这条窄巷走后门回家,因为这是近的路。但是现在,当黑夜到来时,这条窄巷就成为她的领地。只要是在晚上,我就不走这条小巷回家,因为怕遇到她或者偶然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我从认识她的天就对她做出了承诺。这个诺言我一直严格地遵守着。  按照我的理解,莱彻尔和她的家庭大概非常贫穷,因为近一年来,她只穿一套衣服。这是一套褪了色而且很薄的天蓝色的衣服。我从来没有看到她的衣服沾上一点儿脏的东西,大概她每天都洗这套衣服。衣服上有不少仔细、熟练地缝补的补丁。每次见到她,我总是担心她的这套衣服穿不了很久了。我想用我节省下来存在银行里的几个美元为她买一套新衣服,但我不敢对她提出这个建议,我知道她一定不会接受。当这套衣服破得不能再穿的时候,我们两个该怎么办呢?我深信,到那时,我就见不到她了。真是要仔细爱护这套衣服,而且每天要非常小心地清洗,才能让它保持长久。  有一次,她穿了一双黑袜子。自从认识她以来,除了白袜子以外,我没有见她穿过别的袜子。那天她穿了一双黑色丝袜。  第二天晚上,我祈祷让她再穿那双黑袜子,但是当她出现在巷口的电灯光下时,我见她又穿上了以前的白袜子。我没有问她,因为我不想问她任何可能让她的感情产生痛苦的问题。但是我想不通,为什么她的那双黑袜子只穿了一次?如果我要问,可能会像以前在一起散步的时候那样,她笑着抚摸着我的手,然后她说出原因给我听。但是我担心,不敢问,怕有很多事情会使她伤心,怕我的问题会成为对她的轻视。  每当她从黑暗的窄巷中出来时,我就走过去迎接她。我们两人在电灯光下手拉着手走向街角的咖啡店。咖啡店的对面是电影院。每天晚上,如果不进咖啡店,我们两个人就去电影院。我非常想带她到这两个地方去,但是我没有足够的钱在同一个晚上既去咖啡店又去电影院看电影。每天下午我送报纸只能挣到20美分,是不够又买冰激凌又看电影的。所以,我们只能被迫在这两个娱乐场所中选择一个:如果进咖啡店就不能看电影,反之亦然。  每次站在一边是电影院一边是咖啡店的街角的时候,我们都不马上做决定,究竟是进咖啡店还是看电影。对于我来说,在这个街角的宝贵时间,像我们两人共同度过的那样,是一个非常愉快的时间。在她说出自己的愿望之前,她总是千方百计让我向她表示,我倾向于到哪里去。  “我不会向任何方向移动一步的,直到你指挥我按照你的愿望去做。”我总是这样对她说,“我没有任何问题,因为能够在你的身边,对我来说就非常好了。”  “那么等着我说我们要到哪里去。”她微笑着拉着我的手,接着说,“你去咖啡店,我去看电影。”  这是她想表达自己愿望的一个办法,她从来不直接告诉我。当她告诉我说让我去电影院而她进咖啡店的时候,我马上就知道,相对看电影来说,她更想吃冰激凌。看电影的娱乐会延续近两个小时,而吃冰激凌多不超过半小时,因此,与在路这边的咖啡店里吃冰激凌相比,我们更多的是去看电影。  电影院是我喜欢的地方,因为在电影院里闪烁的灯光下,我们可以坐得很近,我握住她的手。如果观众不多,我们一般会找一个后排靠墙的地方。在那里,当确信没有人看到时,我就拥抱她,吻她。电影结束后,我们两人慢慢地走向巷口的公共水塔,那个巷口没有什么人,我总是搂着她的腰陪伴着她。  我们静静地相互陪伴着,我紧紧地搂着她的腰,她紧握着我的手。当到了不得不把她送走的时候,我们两人总是走到窄巷中的黑暗处,站在那里互相拥抱。在初的一个晚上,她吻了我,我也回吻了她,然后我们默默地恋恋不舍地告别。  当她深入黑暗中后,我跑过去拉住她的手:  “我非常爱你,莱彻尔。”我对她说。她要抽出手,而我握得更紧。  “我也是这样,我非常爱你。”她喘息着说,然后抽出手跑进黑暗之中。  我静静地站着,直到听不到她的脚步声了,我才转身走回家去。我家的后门就在那条窄巷里,我站在窗前望向沉沉的黑夜,侧耳倾听,想要听到她的声音。那边路灯的微弱光线照在屋顶上,但是光线不能照射到小巷的下面。在窗边站了一个小时,我才去脱衣睡觉。有很多次,我在半夜里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我从床上跳下来冲到窗边,但那根本不是她的声音……。  秋末,我收到我的姑妈给的5美元作为生日礼物。收到这个礼物之后,我马上做了一个和她一起去玩的计划。那天晚上,我想让她对我拥有这么一大笔钱感到惊喜,我要带她坐电车去市中心。我要带她进饭馆,然后去看戏。我们两人从来没有到过市中心,这是我次拥有超过50美分的钱。那天下午,在把报纸都分发完以后,我跑回家去,思考晚上的玩耍计划。  太阳还没有落下,我就迫不及待地下楼去等候与她约会时间的到来。  坐在房子的大门外,我完全忘记了到市中心去要向我母亲请假。如果不事先告诉母亲到哪里去,和谁一起去,什么时候回来,她从来没有允许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玩过。  我坐着等了近1小时,姐姐南希出来叫我:  “弟弟,你有事情要做。在出去玩之前,妈妈叫你先到厨房去找她。哎!别忘了啊!”  我回答说马上就去。但由于只顾幻想着莱彻尔对我的5美元怎样惊喜了,我几乎完全忘记了我应该完成的厨房里等着我去做的工作,直至快到了要去见莱彻尔的时间,我才想起来。我急急忙忙跑进厨房。  南希姐姐交给我一小盒粉末。她告诉我拿去撒在后门外垃圾桶里的剩饭上。我听到我的妈妈抱怨说,老鼠经常到那个垃圾桶里去找东西吃。我跑到后面打开垃圾桶盖把毒药撒在剩饭上,又急急忙忙抓起帽子,然后打开门慌慌张张地跑到外面。我心里相信,莱彻尔一定会等着我,虽然我迟到了一点儿,但她是不会丢下我走掉的。  我刚刚跑了几步,突然听到妈妈叫我的名字。我一下子停住了,然后从远处回答说:  “我去看电影。我很快就回来,妈!”  “那么你就去吧,孩子!妈怕你到城里去玩。不要去太远了啊,孩子!快点儿回来,不要太晚了!”  我跑了两三步就静静地站住了。我总是担心,怕妈妈知道我到城里去玩而不让我出门。我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从来没有对妈妈说过谎话。我回过头,看见妈妈还站在门口。我很快地说道:  “妈!我到城里去玩了啊,妈。我不会玩得太晚的!”  在她做出决定之前,我转身飞快地跑向有蓝、红颜色水塔的巷口。没有看到莱彻尔的身影,我站住喘口气。  喏!她来了。她站在房子围墙边等我。她说,她也是刚刚来到这里。我们相伴离开巷口,走向有咖啡店的街角。我从口袋里掏出钱来让她看。她比我得到钱时还高兴。她翻来覆去地把钱看了又看,然后攥在手里。我给她讲了今天晚上要到哪里去玩的计划。  听到电车的声音,我们赶紧跑过路口上了电车。电车很快地向市中心开去。半小时后,我们在娱乐场所多的地方下了车。  我的愿望是先带她去一家小饭馆,然后去戏院看戏。在经过一个饮料店时,她拉住我的手:  “弗朗,我太渴了!你先带我进去喝水,好吗?”  “如果你想马上就喝水,我就带你进去。但是,你再等一会儿不行吗?在这附近有一家饭馆,我们到那里去再喝。如果在这里喝水,我们会耽误很多时间,就赶不上看戏了!”  “我太渴了,”她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可怜我吧,哥哥!”  我拉着她的手走进饮料店,直接走向有苏打水桶的地方。我对售货员说要一杯水。她站着靠在我身上,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  在我们两人对面的墙壁上有一面大镜子。我清楚地看到我们两个人的影子,特别是她的影子。自从认识她以来,直到现在,我们还不曾这样站在大镜子前面,现在我终于看清楚了她近一年来总是躲闪我的面容。她的美貌只有在这样的大镜子里才能够看清楚。影子中那明亮的大眼睛,红润的双颊,丰满的嘴唇,与双肩极其般配的脖子……这正是我很久以来梦寐以求的美貌。但这是次,她的倩影使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极其强烈的爱情。  “快点,哥哥!”她抱住我的手臂急切地说,“水!我太渴了!”  我又一次叫售货员,但眼睛没有离开镜子,因为除了她的镜中倩影外,我不想看到别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孩子像她这样美丽。  她用力拽了一下我的手,就像打破了镜子一样粉碎了我的思绪。售货员倒了满满的一杯水递给她,还没有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她就伸手从售货员的手中抢过杯子。我和售货员都大吃一惊。过去,她从来没有过这样鲁莽的动作,她是一个很懂礼貌的人。  她的手用力握着杯子,像要把杯子捏碎似的,而且举起来一口气把杯子里的水都喝光了。然后,她把杯子递过来还要水,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喉咙。在售货员再次把一杯水递给她之前,她大声喊叫起来。店外面的行人跑进店里来围观,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店里的其他人也都跑过来围着看。  “你怎么了,莱彻尔?”我惊慌地摇着她的手问,“你怎么了?”  她转过头来看我。她的眼睛模糊,嘴唇青肿。她的脸看上去令人害怕。  一位药剂师向我们跑过来。他看了看她,然后向店后面的房间跑去。她站立不稳,俯身向着水杯倒下去,我扶住她让她站稳。  药剂师回来了,手里端着一杯像牛奶一样白色浑浊的药水。他侧过杯子送到她的嘴里,让她把药水喝下去。他说:   “太晚了。如果早知道10分钟,我还能够救她……”   “太晚了?”我问,“什么太晚了?她到底出什么事了?”  “她中毒了。据我判断,大概是老鼠药。大概是,但也有可能是其他药物中毒。”  我不敢相信他的话,而且不敢相信我正在亲眼看到的这些是真的。  她对解药没有任何反应。她直挺挺地躺在我的怀里,脸色更加难看,面部的黑色更加浓重。  “快来!把他抱到后面去。”药剂师提醒我。  我把她抱起来,照直走向后面房间的门口。药剂师拿一根管子用力插进她的喉咙。正在让抽气机开始工作的时候,有一位医生分开众人走进来。他坐下来观察她。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抬起头来,说道:  “太晚了!在此之前半个小时还能够救她,现在她的心脏停止跳动,呼吸已经停止了。她一定是吃了一整盒毒药,我想,那是老鼠药,毒素已经渗入了她的血液,进入了心脏。”  药剂师把管子插进去向外吸,医生站着帮助指导,但他不时摇摇头。我们努力吸,而且帮助让她的心脏恢复跳动,我们努力帮助她再恢复生命。  “算了!没有用了,现在太晚了。她不能再活过来了。在她身体里的毒药足够杀死10个人。”  过了一会儿,救护车来把她运走了。我不知道人家把她运到什么地方去了,而且我也不想知道。我默默地坐在小房间里,周围都是些瓶瓶罐罐,贴着白色标签。我望着积极救助莱彻尔生命的药剂师。,我站起身来走到外面,店里一片寂静,除了正在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我的售货员之外,没有剩下任何人。外面的街上也没有什么人,只有两三辆出租车从我的面前开过。  我沿着非常寂静的马路向家里走去。我感觉到,我的心脏好像碎成了几万片。路上一片死寂。我一个人抽泣着。我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我看不见光明,也看不见黑暗。太伤心了。我的眼前出现了她映在大镜子里的幻影。她一定是被我撒在暗巷中后门外垃圾桶里的老鼠药毒死的。我似乎看到她正俯身在我家后门外的垃圾桶里找剩饭吃。  她的镜中倩影无情地灼烧着我的灵魂和我的心。  [柬埔寨]凯玛拉/著译自柬埔寨《大众》杂志   共 490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钙化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云南小儿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