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灵曲 第二十六章 赌命

2019-09-26 01:21:46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梦灵曲 第二十六章 赌命

虽然感觉整个人都有些晕眩,胸口处的疼痛更是让清宁在这冬日里也起了一层薄汗,但她依旧死死的拉着明媚,不让她离开。

清宁知道,这样还不够,因为对方是明媚。因为是明媚,所以即便这里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还是不能将她彻底击垮。

清宁的目光突然扫到倚梅园入口处一个明黄色的身影,这一刻清宁笑了。

“你这个贱人,你快给本宫放手!”明媚即便用了力气也抽不出自己的手。此时此刻的情形,更是让她气的失去了理智。

明媚见清宁依旧死死的抓着自己的手臂,再也顾不得其它,抬起另一只手就去推清宁,意图让她放手。

而清宁等的就是这一刻,用尽仅存的力气,将自己和明媚整个人都拉转了一个方向。此刻的明媚背对着众人,而清宁的后面则是露台边沿的护栏。

这一变故让众人更是紧张了几分,有些甚至失声尖叫了一声。

明媚看着清宁的样子,眼中猛然染上了一层惊恐道:“你要做什么!”

她不傻,自然知道刚才的那一下,虽然自己是被清宁拉过去的,但看在众人眼中却是她明媚为了抽回自己的手,而用力拉扯,导致清宁脚下不稳所致。

如果现在她还想不明白清宁要做什么,那可当真是蠢的无可救药了。

清宁在这一刻终于松开了自己的手。面对明媚的质问,她留给明媚的只有一个诡异的笑,还有击溃明媚镇定的那一声尖叫......

“啊――”清宁整个人都往后倒去,腰部撞在本就不怎么牢固的护栏上。随着护栏“咔嚓”一声,清宁的身影终是消失在了众人惊恐的目光中。

清宁能感觉到自己整个身子都在急剧的下降过程中,但她此刻没有一丝力气,她很累,很累,甚至就想这么睡过去。

听雪台不算太高,从清宁摔落的地方到地面大约也就三层楼的高度。

不过是片刻的时间,众人便听到了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声。鬼使神差的大家竟都一下子跑到了前面,想要看看下面是什么情况,或者说想要看看清宁是死是活。

明媚也一样,反应过来的当即

梦灵曲  第二十六章 赌命

,便跑了过去。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她们看到的竟会是大王那张阴郁到的恐怖的脸。

明旭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走到这听雪台下不远,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清宁从高处落下。而他抬头眼看到的就是明媚那一张花容失色的脸。

清宁在昏迷了三日三夜之后,终于在第四日醒了过来。

尚未完全睁开眼睛,清宁便感觉到了从四肢百骸传来的痛楚。仅仅是想要抬一下手臂,就已疼的她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听到动静的安安一下子就从昏昏沉沉中清醒了过来,快速的起身,看了看床榻上的清宁。

竟是一下子激动的哭了出来,抹着眼泪道:“公主,您终于醒了。您这一次真的把婢子吓死了,呜呜......”

清宁昏迷了三日,安安便不眠不休的守了三日,一步都不曾离开过。天知道安安这三日有多后悔,当初就不该听公主的话留在凤仪宫,而是死死的跟在公主的身旁。那样,公主就不会出事了。

“我睡了几日了?明媚现在如何了?”清宁醒过来后,想知道的就是明媚的情况。

安安听得清宁问起,瞬间低下了头,不知该如何与清宁说才好。

看着安安的样子,清宁的心一沉。难道这样还不能扳倒她吗?

“快说,现在是什么情况?”清宁一急,顿时感觉胸口处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公主莫要动气,婢子说便是。”安安忙上前将清宁扶好,为她小心的顺了顺气后,才接着开口道,“具体的情况婢子也不甚清楚,只知道大王下旨废除了昭华夫人的封号,囚禁在凤阳宫中。”

“仅此而已吗?”清宁有些难以相信,急着追问道。

自己赌上性命换来的结果,难道仅仅只是废除明媚一个封号吗?连囚禁也是在凤阳宫而不是冷宫!

“婢子知道的暂时就这些了。”安安低下了头。

这三日,她都一直陪在公主身边,莫说是凤阳宫那的情况了,就是这间屋子都不曾出去过。知道明媚被废,还是听外面的小侍从说的呢。

“不行!扶我起来,我要见大王。”清宁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坚持着想要起身。

安安连忙阻止,跪着劝道:“公主,御医说了,您的右腿和右手肘都有骨折,胸口的伤更是离心脏只有半寸的距离,再偏一点恐怕连命都没有了。这后面的半个月,您一定要卧床休息,半步都不可下床。”

“半个月后,也只能在屋内稍稍走一会儿。您这伤需要静养,御医说了少说也得三个多月呢。”像是怕清宁不知道自己情况的严重性,安安还不忘补充道。

自己的身体,自己又怎么会不知,但这样的结局又如何能让清宁甘心。

“那好,我不起来。你去一趟御雄殿,就说我醒了,想见大王。”清宁退了一步道。

安安见清宁终于不再想着要下床了,当即便答应了。

明旭来的很快,清宁刚刚喝下御医送来的药,他便到了。

“清宁,你现在感觉如何了?身上可还感觉疼?”明旭坐在床沿上,关心的问道。

清宁微微摇了摇头后,便看向了后面的安安,示意她暂且退下。

安安很细心的将屋内伺候的人都带了出去,还将门关上了。

“在大王的心中,清宁究竟是处在什么位置?”清宁看着明旭的双眼道,“清宁要的从来都不多,只是希望大王能给我,给我们的孩儿一个交代。”

明旭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握着清宁的手,低垂着眸道,“清宁,现在还不是时候,请再给孤一些时间,好吗?”

“那大王需要多久呢?”

“两年,再给孤两年的时间,孤一定可以一举将郑侯王的势力连根拔起。”明旭握着清宁的手又紧了几分。

辽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辽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洛阳癫痫病
洛阳癫痫病医院
洛阳癫痫病医院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