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H7N9扫荡下养殖户阵亡鸡肉涨身价

2019-02-03 01:51:32

H7N9扫荡下养殖户“阵亡”鸡肉涨身价

7月5日下午3时,广东惠州市区南坛市场,活鸡零售档老板王春(化名)正和两个工人忙着拔鸭毛。说起活鸡价格,她摇摇头:“卖鸡20多年,今年贵。”

同一天中午12时,惠州三鸟批发市场,63岁的阉鸡批发档档主李国强捧着一碗饭,看着空了半边的鸡栏,他摇摇头:“做了18年鸡生意,今年难。”

7月6日上午10时,江北三新市场,市民李平夫妇买了半只三黄鸡。拎着半只鸡,他摇摇头:“吃了几十年鸡,现在贵。”

7月8日下午,惠州市价格监测中心给出上半年监测数据分析报告。今年上半年,惠州市场家禽价格快速上涨,创2012年以来新高。惠州鸡肉似乎涨了身价,市民说吃不起,零售说鸡价贵,批发却说生意难。原因何在?

一半鸡栏都空着

位于惠州市区江北金石一路的惠州三鸟批发市场,是惠州甚至整个粤东规模的禽畜交易集散地,日销家禽时达5万只,活鸡是主要的批发货。

档主们的货源有广西、汕头、河源、清远、云浮、佛山等,销售对象不仅仅局限于惠州,还包括东莞、深圳等地。

强记三鸟档正对着惠州三鸟批发市场门口,位于整个市场正中间的好位置,但有一半的鸡栏是空的。

李国强做了18年的活鸡批发生意,批发阉鸡是这几年主要的生意。阉鸡肉实、个大、皮黄、香,是酒店和居民祭祖鸡种。它属于大种鸡,养殖时间较长,不吃饲料吃杂粮,因此一般是农村散户养殖,小型养殖场偶尔也能提供少量。也因此,禽流感“后遗症”对李国强的影响特别大。

“没有人(散户)养鸡了。5月1日到现在,我只进了2车鸡,一车200只。6月中旬到现在,一只鸡都进不到。”

“这里不是还有几十只吗?”“这那是阉鸡,这些是老母鸡!”李国强瞪大双眼高声说:“我要交租,不能让档口空着,只好进点老母鸡来卖。”据他说,禽流感期间,7~8元/斤鸡也卖不出去;现在好了,没鸡可卖,价格涨到16~17元/斤。“有鸡无价,有价无鸡,我们这行就是靠天吃饭,这几年特别不稳定。”

即便不是专卖特定鸡,陈谷如也觉得今年的生意难做。“现在的鸡,不管是那一种,价格都创历史了。”陈谷如叹气,以前广西鸡的批发价格在9~10元/斤,禽流感过后,3月底开始,活鸡价格一路上涨,至今已经涨到13~14元/斤。5月以来,陈谷如一天卖1000多只鸡,约3000多斤。这个销量,是前年同期的三分之一左右。

上半年不亏就好

当像李国强一样的批发商们为缺鸡急得直打转时,32岁的练文艺则淡定得多。在此次缺鸡潮中,他能生意照做、茶照喝的秘籍,是与龙头企业合作。

“广东现在没人养鸡了。”练文艺指的是散户、中小型养殖户。与广西活鸡产业链一样,广东的活鸡产业链在前年开始频繁爆发的禽流感中多次洗牌,加上各地政府严打非法养殖场,目前散户、中小型养殖场数量锐减,“现在全广东活鸡供应商只集中在4家企业,我合作的广东温氏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长期和温氏集团合作,练文艺的店是温氏集团的直销点,“他价格稳定,有货会首先保障我的需求,合作多年,可以赊账,年底还有奖金。”但尽管得到如此保障,禽流感的影响使得他的经营也受到了重创。“以前一年毛利润有30~50万元,去年一年毛利润10多万元,今年上半年不亏就好。”

究其原因,还是禽流感。“以前一般影响3个月,大家不敢吃鸡,现在影响更深更长,起码有半年吧。禽流感来了,市民不敢吃鸡,养殖户亏本不敢养;禽流感走了,大家恢复吃鸡,却缺鸡了。就是这么一个有鸡无价,有价无鸡的怪圈。”练文艺估计,9月后,随着中秋节的到来,市场会逐步恢复供需平衡。

下游·零售商

价涨鸡少多进品种拉平利润

惠州市区南坛市场有12家活鸡零售档口,不少是做了20多年生意的老店,他们基本有相对固定的客源。例如王春的店,除了零售还承接一些烤鹅商、咸鸡商的供货。

“半年前阉鸡宰干净卖18元/斤,现在卖25元/斤,以前50元能买到一只鸡,现在要60~70元。大家目前还能接受,再贵下去就难说了。”王春说,卖鸡卖了20多年,今年的价格是贵的。尽管能卖得起价,但因来货价贵,王春觉得也没多少赚头。

在另一家档口,帮妈妈看店的小丘同样感觉到价格上涨对零售销量影响的明显。“去年连续多波禽流感,很多人一年没吃鸡或少吃,今年3月过后,才恢复吃鸡。”但清晨去批发市场抓鸡时,他明显感觉到鸡少了。“因为鸡少,少养几天跟养久一点卖的价格差不多,人家就早点拿出来卖,所以质量比以前差点。”价涨鸡少,他们只好多进不同品种的鸡来销售,“有的品种挣少点,有的就多一点,拉平利润。”

在市区龙丰市场,下午5时正值买菜高峰,鸡档老板张静见到有人经过就热情招呼买鸡。“价格涨得太厉害了,我今天到现在就只卖五六只鸡,年前一天能卖二三十只,销量少了6成有多。

上游·养殖户

鸡源太少谁来要都一个价钱

禽流感对惠州三禽养殖造成的影响有多大,试图采访位于惠城汝湖、博罗石坝、惠东多祝等几家较大型养殖企业或养殖户,其负责人都回避采访,不愿多谈。

博罗石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型养殖场负责人私下向透露,几乎所有的中小型养殖户在禽流感扫荡中”阵亡“。他的养殖场也遭遇了严酷的考验,因为有一批固定批发商,一批具有特色的鸡源,才能在禽流感影响下生存下来。但受这几年禽流感的影响,养殖场生存很艰难,”赚就不用想了,确实亏了,只是没有小养殖户那么悲摧“。

今年5月,他的养殖场才慢慢恢复大批出鸡。6月底到7月初,鸡出场批发价一斤要13元。”就是这个价格,谁来要都一样,鸡源太少了。“他说,批发商多要都没有,因为养殖需要时间,物以稀为贵,鸡少了,成本增加了,批发价格就要上去。

护栏网生产厂家
山东压力差压液位变送器传感器生产厂家直销
河南冷却塔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