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乱君心妖后惹不得

2019-06-25 20:45:40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那一天,轩辕墨终于毒发晕迷,沐清灵一声悲号,眼泪流的更加肆无忌惮,紧紧的抱着他的身子放声大哭了起来,听得旁边的人也跟着默默垂泪。几乎所有的人,包括沐清灵和轩辕墨自己在内,都以为他这一觉睡过去便不会再醒来了,就在睡梦中毫无意识的死去。沐清灵抱着他不肯撒手,哭的肝肠寸断,连那些默默垂泪的人也跟着嚎哭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轩辕墨不是晕过去,而是已经死了。御医跪在地上束手无措,只能低着头等待皇后的责罚,可皇后却是除了哭之外什么都没有做,让他们都不禁骂自己没用,学艺不精,所以才救不了皇上的性命。沐清灵哭了很久很久,眼睛痛的都睁不开了,嗓子也喑哑的说不出话来,直接哭晕在了轩辕墨的身上,一旁的宫人连忙在赵祥的指挥下将她扶去了另外的寝室。有个御医紧跟着他们离去,跪在*前细心的为她把脉,结果却惊讶的诊断出她终于怀上身孕了,在孩子的父亲危在旦夕的时候。他抬头看向赵祥,竟不知这到底是不是个喜讯,以皇后刚刚的伤心情况看来,如果皇上真的去了,她应该也不会独活于世吧。赵祥见他神情有些古怪,只看着自己却不说话,便主动问道,“御医,娘娘她身子如何?可是急火攻心?”如果只是急火攻心,那御医应该不是这副表情才对,赵祥也只是投石问路罢了,否则要等御医主动跟他说,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这会儿谁又耽搁得起啊。御医微微摇了摇头,叹气道,“我刚确定娘娘有了喜脉,已经一月有余了,只是如今皇上危在旦夕,以娘娘的性子,不知她得知这消息之后又会如何选择。”赵祥一愣,这孩子来的……好像还真不是时候,以前皇上和皇后拼了命似得想要个孩子,却迟迟怀不上。就目前这情形来看,以他对皇后的了解,万一皇上真的走了,皇后娘娘必然是要殉情而去的,那岂不是一尸两命了?若是早有了孩子,皇后自是会有感情,又怎会忍心丢下年幼的孩子而去呢?但现在孩子都还没出生,根本没有感情,她要舍弃也不会觉得心痛吧,就当是像以前那样小产了。赵祥也幽幽叹了口气,尖着嗓子对御医道,“无论如何,这消息都是不能瞒着的,但愿娘娘自己能想开些,若是能用这孩子留住她,那自是的。”御医点点头,脸上依旧带着担忧之色,“娘娘现在过于悲伤,而且之前也有小产过,这对孩子很不利,我这就开几贴安胎药,顺便也给她补补身子,希望能保住这个孩子。”“好,你去吧。”赵祥摆摆手让御医走了,随后唤了几名宫女进来伺候沐清灵,自己则往轩辕墨那边去了。如今皇帝与皇后双双昏迷,又不好置于同一张*上,他怕下面的人照顾不周,不得不两头跑,也够他这个大太监折腾的了。轩辕墨那边是一直都没有醒来的迹象,沐清灵这边也昏睡了好几个时辰才悠悠转醒,醒来得知自己居然有孕了,愣了好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他们一心想要孩子的时候,孩子不来,现在眼看着孩子的父亲都要走了,孩子却姗姗而来,这是有意来阻止她殉情的么?沐清灵呆立良久之后去见了轩辕墨,挥退左右,拉着他的手温柔的告诉他,他们终于有孩子了,请他睁开眼看看她,请他伸手摸摸她的小腹,那里有他们的孩子。她说了那么多,可*上的人却是毫无反应,他不会再醒来了,只会这么睡着,然后在不知何时就突然没了气息,他的生命力正在快速的流逝,无法挽回。接下来的日子,御医每天尽心尽力的给沐清灵熬安胎药,补药,可她却不怎么配合,一副要喝不喝的样子,看那样子就是生无所恋的。不过这情形在三天之后突然有了改变,原因是宫里来了位白发须须的老人,此人姓司徒,正是司徒王府的老祖宗,也即是司徒婉儿的祖爷爷。他不但年事极高,而且医术极其高明,就宫里这群御医他是连看都不看在眼里的,连以医术见长的司徒明亮也被他指责为不学无术。司徒家老祖宗常年游历在外,踏遍万水千山只为寻找各种奇珍异草炼制丹药,一路上也会给有缘人治病,而且是专治那些无药可医的疑难杂症,因此民间给了他一个称号,叫活神仙。在得知轩辕墨中毒之后,司徒明亮也被召进宫来诊治过,他的医术虽然要比御医高明些,但也没有解毒的法子,只是垂头丧气的离去。不过,即便是不知道沐清灵就是自己的女儿司徒婉儿借尸还魂,他回到楚王府之后却依然开始想办法寻找老祖宗。因为皇上中毒事关重大,自然是不能将消息泄露出去,以免引起更大的内乱,所以他只能试着飞鸽传书以及派大批的人出去寻找了。也是轩辕墨命大,此时出游好些年的司徒家老祖宗突然想要回来看看子孙,飞鸽传书没有收到,到时候遇见了王府的人。这些人一路寻来一路问,打听着活神仙的下落,说是有罕见的疑难杂症要求他诊治,司徒家老祖宗向来喜欢挑战这些,当即就有了兴趣,找他们一问得才知是自己的后辈找来了。回头想想他也明白了,除了他自家人,谁还知道他有此等癖好?这也是一种知己知彼啊,于是随后就跟着王府的人回去了。司徒明亮接到手下的消息喜不自禁,得知他们回城的时间之后便带着司徒阳亲自出城迎接,路上就把轩辕墨的事说了一遍,结果这老祖宗连王府都不去了,下令要立刻进宫。老祖宗这么急的进宫,估计是有什么法子了,司徒明亮心下大喜,立刻命人改变方向,一起进宫去见皇上了,而轩辕墨的命运便从这一刻开始改变,连带着沐清灵的人生也有了转机。当沐清灵还是司徒婉儿的时候,她是见过眼前这个白发须须真的犹如神仙般的老头儿的,次数虽然不多,但记得很清楚,更知道他的医术有多高明,因而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她就扑了上去喊着祖爷爷。那一刻所有人都惊住了,按理来说生在齐王府的沐清灵应该不认识老祖宗才对,即便是进来之前已经有赵祥禀告过了,她也不至于扑上去喊祖爷爷啊。老祖宗的眼神变得极其犀利,看着沐清灵好一会儿,突然一把抓过她的手,两根手指搭在了她的手腕的脉搏之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众人都很好奇,他不是该来给皇上看病的么,这么反倒抓着皇后的手不放呢?即便是一眼就看出她有身子了,而且胎位不稳,也不该在这时候看啊,凡事都有轻重缓急的。“你们都出去,留下这丫头一人即可。”在老祖宗放开沐清灵的手之后,他波澜不惊的下了命令,眼里闪过一丝丝的惊喜之色。现在有希望救皇上的也就是眼前这个老头了,谁也不敢怠慢了他,更不敢有所忤逆,当即尽数散去,只有司徒阳在走的时候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沐清灵好几眼,是被司徒明亮强行拉出去的。“丫头,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与我们司徒家有关系。”老祖宗一本正经的看着沐清灵,“你要敢说半句假话骗我老人家,那这*上的人我可是不救的。”沐清灵看着眼前虽然不熟悉却有着莫名好感的人,又望了望*上人事不知的轩辕墨,咬了咬唇道,“只要你能救他,那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老祖宗威胁她,结果却反被她讨价还价,让老祖宗不禁一愣,这哪里是他家那个乖巧懂事的小丫头片子,可他刚刚明明从眼前这人的身上看到了司徒婉儿的影子,以他现在的能力应该不会看错才对。沐清灵连考虑的时间都不给他,伸手一把扯住他的袍子就拉着往*边去,“你进宫不就是为了救他么?那你快点啊,只要他没事了,我随便你问的。”老祖宗推开她的手,“老人家我用不着看,不就是重了无药可救的剧毒么,我孙儿早就看过了,他虽然没本事救这娃儿,但诊断的能力还是有的。”他嘴上这样说着,人却还是在*沿坐了下来,一手抓过轩辕墨的手开始把脉,一手捋着发白的胡须,看上去就是仙风道骨的样子。沐清灵看着不禁暗想,这人该不会是真的要成仙了吧,否则为什么他能活上百岁,而且现在还没有任何要死的迹象。“怎么样,你有办法救吗?”待老祖宗放下了轩辕墨的手之后,她急不可耐的问道,说完还加了一句,“你是老祖宗,是活神仙,一定没有什么疑难杂症可以难倒你的对不对?”老祖宗瞪了她一眼,“你不用给我戴高帽子,更用不着使什么激将法,这毒老人家我一年前就有解过了,要救他自然是有法子的。”沐清灵大喜过望,这些日子来一直都是愁眉不展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老祖宗你果然是活神仙啊,我就知道你一定有法子的。”老祖宗的脸色却突然有些变了,看着她幽幽叹了口气,“救他的法子老头子是有,但救你的法子我可没有。”“救我?为什么要救我?”沐清灵疑惑不解,中毒的是轩辕墨,她可是一直都好好的,而且现在还有了孩子呢。“救他要以命易命,而且只能是你的命才能换他的命。”老祖宗悲天悯人的看着沐清灵,不禁想起了一年前救的那人,也是其妻用命换来了他的苏醒,所以他所谓的救,或许只是换了个人去死而已。“以命易命?”沐清灵嘀咕了一声,好像明白了什么,原来即便是老祖宗来了,她和轩辕墨之间也只能有一人活下来。老祖宗点点头,“对,我可以将他身上的毒转到你身上来,这样他就可以活下去,就看你也不愿意舍弃自己的性命了,至于你,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我愿意!”沐清灵想也不想便答道,想当初司徒婉儿死了轩辕墨也能继续活着,现在没有理由她死了他就活不下去的,这世间殉情的女人或许有,但殉情的男人还没听说过。要是她不试试的话,那轩辕墨肯定必死无疑,自己没了他也活不下去,只要他能活下来,相信以他的能力,还能继续为黎民百姓造福的。“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非你不可?”老祖宗疑惑的问,他可不觉得沐清灵是个没有好奇心的人,更不相信她不会想跟轩辕墨一起活下去。沐清灵深吸了口气,“老祖宗既然指明要我救,那就足以说明旁的人不行,我相信老祖宗的决断力。”老祖宗不说话了,他这法子叫做暧的代价,如果没有爱,没有另一人的心甘情愿,那毒素不但转不过去,反而会加速蔓延,也许下一刻就魂归西方了。“那你现在能回答我初的问题了么?”老祖宗换了个话题。“可以。”沐清灵坐在*沿一边给轩辕墨掖了掖被子,一边淡然的回道,“我本是你的曾孙女司徒婉儿,被人害死之后灵魂依附在了齐王府的小郡主身上,于是才有了现在的我。”“借尸还魂?”老祖宗眼前一亮,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真能见到如此诡异之事。”沐清灵紧握住轩辕墨的手,笑得有些苦涩,“是啊,的确是很诡异呢,可能是连老天爷也觉得我死的太冤,所以才给了我一个机会重新活一次吧。”“那你是怎么死的?”老祖宗的问题还真不少。“跟墨一样,也是被毒死的。”沐清灵伸手抚摸着轩辕墨惨白的脸庞,“等我救了他,那就和前世一样了,又被毒死,看来上上辈子我一定是个毒妇,所以才连着两世都被毒死了。”老祖宗没有说话了,只是捋着胡子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丫头,也许你也不会死,上世受的罪只是为了还这世的债。”“嗯?”沐清灵抬眸看向老祖宗,眼里满满的都是疑惑,但老祖宗并没有给她解释,只是让她做好准备开始传毒。在那一刻,老祖宗不禁又提醒了一句,“丫头,你可要真的想好了,如果你这做母亲的死了,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可也是活不了的。”“什么?两个?”沐清灵一惊,她这才一个多月的身子而已,怎的老祖宗就连她怀了几个也看得出来了,真乃神医啊。“两个,而且还是龙凤胎。”老祖宗严肃的道,“所以即便是以命易命,也是以你们娘三的命去换他一条命,你确定要这样做么?”沐清灵有些迟疑了,三命换一命,她竟然怀了龙凤胎,要是轩辕墨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的,只是,若是不救他,他又怎么可能会知道?“我确定!”只是沉吟了一下,她终还是坚持了初的决定,非救他不可。若是没有轩辕墨,她带着两个孩子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那对他们太残忍了。老祖宗叹了口气,“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向天祈祷,你也能顺利活下来吧。”外面的人等得极为焦急,不知道他们一老一少的到底在里头做些什么,为什么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好歹也为外面等待的人考虑一下吧?时间不急不缓的流逝着,眼看着就快过了两个时辰,终于有人等不及了,起身便要往里冲去,这人便是司徒阳。作为王府的嫡子,他不会不知道自己的祖爷爷治那些疑难杂症从来都不走寻常路,因为寻常路压根治不了,所以不得不担心沐清灵的安危了,他怕她为皇上做出什么不计后果的傻事来。既然连司徒阳都知道,那司徒明亮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的,可他自认为与沐清灵并无多大关系,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反而喝住了司徒阳,让他稍安勿躁,切莫惊扰了老祖宗,否则后果怕是他担当不起。司徒阳蓦地停住脚步,暗自叹息,都也就过了这么久,沐清灵要做什么必然是早就做了,他现在进去不但于事无补,还可能适得其反,也只能耐着性子继续等了。气呼呼的坐回椅子上,他暗忖,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当初他就算死也要拦着不让她进宫来,那今日必然会是另一个结果。又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老祖宗终于出来了,但也只有他一人出来而已,众人有上前给他问安的,也有进了内室看帝后的,结果就看到他们的皇帝与皇后两人紧挨着躺在*上,都不省人事了。“让他们好好休息,三天之内皇上定然醒来!”老祖宗留下这句话便走了,司徒明亮等人自然跟着一起离开。早有太医上前去给轩辕墨把脉,然后一脸惊讶的看向赵祥,不可思议的道,“公公,皇上的毒真的已经解了,三日之日的确能醒来。”赵祥喜不自禁,连忙跪下来给轩辕墨磕了个响头,“老天保佑,皇上可算是平安无事了。”御医随后又给沐清灵把脉,刚刚还带着喜色的脸上立刻就布满了疑惑,看的赵祥迷惑不解,连忙问道,“娘娘她如何了?”“娘娘……好像是中了毒,而且正是皇上此前中的那种。”御医难以置信的收回手,不禁猜测道,“难不成老爷子是用了什么法子把皇上身上的毒素转到了皇后娘娘身上?”“啊?”赵祥的脸也跟着垮了下来,要是皇后没了,那皇上活下来了也不会高兴吧?就像当初失去先皇后一样。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他还心有余悸,真心不想再来一次了,要不是这个皇后的出现,皇上还不知要伤心多久呢,可谁又能再找来这样一个人解皇上的心伤?两天之后的午后,轩辕墨终于醒来了,一睁开眼就发现沐清灵躺在他的身侧,睡得一脸安详,还带着浅浅的笑意。他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她的小脸,轻声唤了一句,“清灵……我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沉睡的人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起身,怕吵醒了她,他都没有唤人进来,自己穿好衣服悄声出去了。“皇上……”赵祥就在外候着,见皇上出来了连忙又惊又喜的迎上去行礼。那一刻轩辕墨看的很清楚,赵祥眼里有泪光在闪烁,一个服侍了他十余年的太监,就这样当着他的面流泪了。轩辕墨微微有些动容,坐下来问了些这几天的事,得知原是司徒家老祖宗救了自己,即刻命人去把他接进了宫亲自道谢,然后便知晓了沐清灵的情况。知道自己活下来的真相之后,他很想发怒,可是面对一个白发苍苍不遗余力救他的人,他终究还是压住了怒火,甚至还低声下气的求老祖宗救沐清灵。老祖宗先给他把了脉,之后才进去看沐清灵,一番诊治之后对轩辕墨道,“不是老头子我不肯救她,当时我就说过了,这是以命易命的法子,我尽人事,她听天命,所以你也不要求我了,求老天爷去吧。”轩辕墨还当真去求老天爷了,完全不顾自己大病初愈身子还虚弱的很,强行带着文武百官上了灵山为沐清灵和她肚子里的龙凤宝宝祈福。此时轩辕恒已经快马加鞭的在赶回来的路上,不日便回到了帝都龙城,听闻这瞬息万变的消息,除了羡慕轩辕墨找了个真心爱他的女人之外,便是祈祷这个女人能够平安无事了。沐清灵并没有如之前御医所言活不了几天,而是一直昏睡着,气息虽弱却始终没有断过,看上去就像真的只是睡着了般。司徒家老祖宗进宫来看过她几次,建议轩辕墨是找个山明水秀的清静之地让她好生将养着,只要气息未断,便有醒来的一天。当然,若是能在佛门净地那自是的,只是皇上日理万机,怕是无法陪在皇后身边了。此时的轩辕墨早已身心俱疲,疲惫不堪,根本无心打理朝政,正好轩辕恒回来了,他便直接将皇位禅让给了轩辕恒。将皇位禅让给兄弟,这在靖国的历史上还是头一遭,虽有朝臣提出反对,但终究还是没能改变轩辕墨的想法。轩辕恒怎么也想不到,他曾经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的权势,竟然这样简单的就得到了,那他此前为什么还要做那么多?真是世事难料。他很快便继承了皇位,之后下旨尊轩辕墨为圣元皇帝,沐清灵为昭元皇后,只是他的圣旨轩辕墨并没有接到。此时的轩辕墨早已经带着沐清灵彻底的消失,当时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连带着一直伺候他左右的赵祥也不见了。轩辕墨把沐清灵带到了一处山间古刹,赵祥自是跟在他身后,为他打点一切,只是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再是皇上与大太监,而更像是父子。赵祥开始大胆的喊轩辕墨的名字,而轩辕墨则唤他祥叔,他笑称能被皇帝喊叔叔,也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了。三人在古刹住下,一住就是好几个月,轩辕恒派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去寻找他们的下落,却始终没有得到一星半点的消息。几个月后,一直沉睡的沐清灵终于醒了,而她之所以醒来,是因为他们的孩子要出世了,一切如司徒家老祖宗所言,她生下了龙凤胎,一男一女凑了个好字。又在古刹住了一年有余,轩辕墨才带着赵祥和妻儿下山,寻了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从此过起了平淡的生活,一家六口其乐融融。赵祥年纪已经大了,便负责在家照顾两个天天围着他转,奶声奶气喊他爷爷的孩子,轩辕墨与沐清灵则出门干活儿,养着一家子,日子没有大富大贵,但却平淡真实。几年之后,轩辕恒派出的人终于找到了他们的下落,没有惊动他们先飞鸽传书回了皇宫,然后身为皇帝的轩辕恒亲自来了一趟。他跟轩辕墨约定,等他培养好了下一代,他就带着飘雪和两个孩子来这里与他做邻居,而事实也证明,他在不惑之年做到了。那天在夕阳下,轩辕恒揽着飘雪坐在山坡上,飘雪看到的那双人影便是轩辕墨与沐清灵,他们大概是靖国有史以来幸福的皇家兄弟吧。沐清灵紧靠着轩辕墨,话语温柔的不像话,“墨,要是当初我死了,你会怎么做?”轩辕墨想也不想便答道,“把皇上传给大哥,然后去追你,你曾说黄泉寂寞,不忍心让我一人踽踽独行,我心似你心,自不会负你意。”沐清灵侧头咬着他的耳朵,又吐气如兰的问道,“那要是我一直就那么睡着,一辈子都不醒来呢?”轩辕墨缠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依旧回答的很快,“那我就一直守着你,你睡一辈子,我就等你一辈子,晚上依旧紧紧抱着你入睡。”“那要是……”沐清灵还想问什么,轩辕墨却突然把脑袋凑过去,毫不犹豫的吻住了她的唇瓣,把她的问题堵了回去。要一个女人闭嘴,以吻封缄是的法子,尤其是用在每天都有很多问题要问的沐清灵身上,屡试不爽。沐清灵默契的配合着轩辕墨,两人吻得*悱恻,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山坡上还有两人相偎相依的人嘴角含笑着看着他们。“他们很幸福。”飘雪一脸羡慕的说。“嗯,我们也很幸福。”轩辕恒笑着应了一句,也学着自己弟弟的模样,攫住了飘雪的唇畔。爱情美的样子,可否就是我爱你的时候,你也恰好爱着我?就像他们这样?——————————————————————————————全本结局!【完】————————————————————————————————————终于完结了,这回是真真正正的完结了,这是沫沫的本作品,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沫沫每天都在努力地更新,感谢所有看文的亲,谢谢你们支持沫沫,感谢所有来支持沫沫的朋友,,给大家推荐几本好文:云沐晴的【皇商,太子妃】,菲菲木的【残王溺*,惊世医妃】,叶飞夜的【惊天绝*,蛮妃猎冷王】这些都很不错,闹书荒的亲可以去看看!

佛山白癜风专科
眉山好的癫痫病医院
新余白癜风专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