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周蜜谈禁赛在等待中接受现实感谢李永略

2020-10-18 16:50:25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羽毛球-周蜜谈禁赛:在等待中接受现实 感谢李永波信任 在去年的一次例行飞行药检中,周蜜被检测出克伦特罗(瘦肉精)浓度超标。2010年9月4日,世界羽联宣布周蜜被禁赛两年,解禁时间为2012年8月3日。一年多过去了,周蜜从未放弃上诉的努力。2011年10月27日,周蜜在香港召开新闻发布会,出具了一份香港科技大学分子检测实验室头发验毒测试报告,数据显示她的头发样本中发现的克伦特罗浓度非常低,这与常常服用克伦特罗以提升运动技能的情况其实不一致。一天后,世界羽联表态,周蜜的个人声明不具法律效力。

  对事实上已退役的周蜜来说,上诉的结果对其运动生涯来讲已无任何意义,32岁的她想要的只导出的链接的质量如何是一段清白的人生,给自己一个交代,也给即将出身的孩子一个交代。在宣布被禁赛后,周蜜曾表示会尽快生一个孩子,她说没人敢在服用兴奋剂后短时间内要孩子。如今,怀孕近8个月的周蜜正在北京待产。近日,由于行动不太方便,周蜜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邮件采访。她说,时间渐渐过去,自己也已习惯。

  在等待中接受现实

  新京报:在得知被禁赛两年的消息后,你为上诉做了哪些准备?

  周蜜:请查看我的新闻发言稿内容。(周蜜发言稿显示:2010年11月26日,香港科技大学分子检测实验室出具的头发验毒测试报告显示,周蜜头发样本中发现的克伦特罗浓度非常低,为12.4皮克/毫克(1皮克相当于1毫克的10亿分之一)。另外,香港城市大学生物及化学系林汉华博士今年9月19日出具独立评估报告,认为该头发检测报告与世界羽联制定的巴塞罗那实验室此前的尿样检测报告结果一致,如此低浓度的克伦特罗与为提升运动表现常常服用克伦特罗的情况其实不一致。与尿液、血液相比,头发保存药物成份的时间更长,检测结果更准确。)

  新京报:处罚对你在香港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

  周蜜:处罚后对我生活的确是有影响的,因为所有组织或协会不可以任何情势再对我进行资助,乃至连工资都没有。没有经济来源,我很难在香港继续生活下去,所以选择回到了北京。

  新京报:宝宝都8个月了,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来召开发布会?

  周蜜:在上诉进程中,律师通知我所有官方的道路全都堵死了。(一步步)就到了这个时间点,没有选择。

  新京报:发布会以后,你的心理状态有甚么变化吗?

  周蜜:其实发布会只是一个澄清,对我和对关心我的人有一个交代。关于这件事情刚开始有些不能接受,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也就放下了。正所谓“1念放下,万般自在”。

  新京报:你觉得需要多久才能彻底洗脱罪名?

  周蜜:已经有很多运动员与有我一样的状态,但最后都被判无罪。国际兴奋剂检测机构已重新审视瘦肉精问题了,也许要等到有明确的规则(针对含量)出来才能有结果。不然世界羽联不会主动对我进行改判的。

  新京报:如果你的证据不被认可,接下来会怎么办?

  周蜜:不会怎么办,事实已经被大家知道,但由于规则问题而没法改判,我除服从判决以外,无能为力。

  新京报:羽毛球项目很少会触及禁药,这样的事发生在你身上有些诡异。静心下来,有没有觉得不公平?

  周蜜:这样的事情不但产生在我身上,一样的情况也一直产生在别的运动员身上。但从我以后的判决都是无罪,也许是我的运气不好。如果吃猪肉是一种毛病,我想很多运动员都没法避免。没有所谓的陷害问题,只有谁运气不好的问题。

  新京报:禁赛以后,你的饮食习惯有改变吗?

  周蜜:没有改变。

感谢李永波的信任

  新京报:如果只用一句话,你会怎样描写在中国国家队的经历?

  周蜜:拼尽全力去为国家争取荣誉。

  新京报:当年斟酌去香港,是想继续打球还是想换个环境、换个活法?

  周蜜:去香港是希望能够继续享受羽毛球的乐趣。

  新京报:在香港和在内地打球有甚么不同?

  周蜜:在国内时打球是为了国家拼搏,所以压力很大。在香港时由因此退役运动员,比较享受羽毛球的乐趣。

  新京报:得知你被处罚后,国家队有没人安慰过你?

  周蜜:只有李永波总教练发表过声明,相信我不可能用瘦肉精,他说由于这东西根本没用。我非常感谢他对我的信任。

  新京报:那你怎样评价李永波呢?

  周蜜:李永波总教练是全球最幸福的教练,由于他具有羽毛球的梦之队,具有林丹等众多世界顶尖水平的运动员。同时他又是全世界最不幸福的教练,由于中国队太强大,乃至某场比赛一旦失利,所有的舆论矛头总是指向他。其实,竞技体育的魅力就是结果的不确定性,胜败乃兵家常事。只要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水平,就不用太计较比赛的结果。

孩子肯定会打羽毛球

  新京报:宝宝都快出身了,你却回了北京。为什么不在香港生呢?

  周蜜:在国内生双方父母都比较好照顾,所以选择回大陆生。

  新京报:孩子很快就会出世,作为一个准妈妈,你准备好了吗?

  周蜜:衣服啊、童车啊等全都买齐了。

  新京报:北京近来空气污染很严重,选择在这里生小孩担心吗?

  周蜜:没有你说的那末严重吧,我很喜欢在北京生活,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新京报:会让孩子在哪里上学?如果孩子有体育天赋,会支持他(她)发挥特长吗?

  周蜜:上学先在北京吧。我的孩子肯定会打羽毛球,但至于业余还是专业让他(她)自己选择吧。

  新京报: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打算?

  周蜜:暂时没有什么计划,享受现在的生活吧。

  新京报:未来的生活依然与羽毛球有关吗?

  周蜜:一切随缘,不需强求。

  ■ 周蜜那些事儿

  周蜜 广西南宁人,1979年2月18日出身,9岁半开始羽毛球训练,右手握拍。1999年,20岁的周蜜赢得全英赛冠军,崭露头角。2004年,周蜜拿到雅典奥运会女单铜牌,并在尤伯杯赛中发挥出色,成为中国女队捧杯的关键人物。2006年,周蜜因髌骨软骨软化症(俗称软骨病)退出国家队。1年后,她利用“优才计划”机会加盟中国香港队,并在一年半后重回女单世界第一。不过,由于国际奥运会认定周蜜在香港生活、工作不够7年,并未同意其参加北京奥运会。2010年6月,周蜜在一次例行飞行药检中被检测出克伦特罗浓度超标,同年9月4日,她被世界羽联禁赛两年,2012年8月3日解禁。2011年2月18日,周蜜和大她6岁的胡洁注册结婚,这一天也是两人共同的生日。

小孩腹泻能吃什么
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
3岁宝宝腹泻怎么办
冠心病高血压吃哪些药更有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