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菜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5:46:26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豆芽菜是一个人的名字,是一个老板,虽不能和李嘉成、包玉刚之类的相比,但也是一种人生,也是一种精彩,别样的人生,别样的精彩。豆芽菜的经历也富有传奇色彩,因为他是从卖豆芽开始起家的,所以人们都叫他豆芽菜,他自己也叫自己豆芽菜,他的真实名字反而被忽略了。有一次在一个私营企业座谈会上,他在讲述自己经历的时候,不少人都掉了泪,我也忍不住掉了泪。  他是一个很精瘦的老头,六十多岁,前秃头,但精力充沛,声音洪亮,目光炯炯有神。他一身农民打扮,如果在街上碰到,他毫无疑问就是一些人说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土农民,甚至还会遭受一些不屑的目光。他的烟也抽得很勤,一支接一支没有停过,但抽的却是低廉的一块多钱一包的厦门本地的特牌烟。他没有一点老板的派头,但也没有畏畏缩缩的神情,他显得很自信。  他决定外出打工时,已快五十岁了,依然处境维艰,常常捉襟见肘。夫妻二人和八旬老母加上一个十几岁的儿子四口人相依为命,日子虽然穷困,但却能和睦相处。还有一个妹妹,已经出嫁,但景况也不是很好。姊妹间也常走动,逢年过节互相串串门。亲人的安慰,只能暂时抹去岁月的阴影,却改变不了贫穷的现实。儿子成绩还不错,但因交不起学费初中没毕业就被迫辍学了。眼见外出打工的人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发展,出去时一身泥土,回来就一身洋装,有的还盖起了小楼房。他们哪是去打工,他们是去淘金!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录音机里小青年们经常都在唱这一句。打工、淘金、外面的世界,在他脑海里不停地翻滚。但他能做什么呢?和泥土打了大半辈子交道,除了泥土之外,别的就知之不多了。但转念一想,城里不也需要下力的吗?自己也有一身力气呀!他为他的发现兴奋不已,鸡生蛋蛋生鸡的美梦散发着阵阵诱人的芬芳。经过几个不眠之夜,他终于做出了外出打工的决定。但是到哪里去呢?只有厦门近,不用赶车,走路要不了一天的时间就可到达。  他没有带一分钱,也无钱可带,听说城里的垃圾桶里有很多东西都可以吃,有不少人就在车站和公园过夜。天没亮就出发,到厦门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城市毕竟是城市,不同乡村,这时已静谧无比,偶尔还会传出几声阴冷的犬吠。城市的夜,灯火辉煌,如同白昼,车流如梭,人影撞撞,流行歌曲此起彼伏,不时夹杂着一两声竭斯底里的吼叫,一对对情侣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不时有年轻美丽的姑娘从身边走过,浓妆艳抹,幽香袭人,掩藏不住的青春的气息从迷人的夏装喷薄而出。但他无心理会这些,他饿极了,累极了。他东瞧西望,寻找着垃圾桶。但那个垃圾桶在一个小吃摊边,周围都有人,自尊不允许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翻寻垃圾桶。他于是往人少的地方走,走了很远,没有看到垃圾桶,但在地上发现了几块西瓜皮,他趁人没注意的时候迅速地拣起,然后躲到没人的地方,用衣服擦了擦西瓜皮,就狼吞虎咽起来,有一块上面还有很多西瓜囊,真甜!吃完之后,就倒在地上呼呼地睡去了。第二天到处都痒,是被蚊虫咬起了一个个疙瘩。这是他到厦门的个晚上。  几天之后,他才知道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副副陌生的面孔,就象一幢幢耸入云天的高楼,将他拒之千里,他见人就问:“要下力的吗?”人们莫名其妙,唯恐避之不及,他有力无处使。况且,几经折腾,他已精疲力竭。饿,累,蚊虫的袭击,已使他难以招架,有时甚至显得神情恍忽,几近崩溃的边缘,但是一个迷离的若有若无的遥远的梦却在强力地支撑着他,他终于没有倒下。不仅如此,还要躲避警察和联防的检查,因为他没办暂住证,他被抓过一次,但警察问不出什么,得出的结论是个要饭的,于是把他放了。  吃住的问题都无法解决,怎么办?拣垃圾的是怎么过的?他于是开始跟踪拣垃圾的,找到了收购废品的地方,摸清了可以回收的东西,立即加入了拣垃圾的行列。没想到一天还能挣上几块钱,多的时候还有十几块。就这样度过了两个月。两个月中,除了买打火机和洗衣粉外,没有用过一分钱,吃的全是拣来的,有时运气好垃圾桶里还会有一些吃剩的鸡鸭鱼肉,就用塑料袋包起来然后躲到没人的地方悄悄的吃,味道还不错。买打火机是为了抽烟,以前在家里抽叶子烟,厦门没有叶子烟,只有卷烟,太贵,的都是一块八一包,就连厦门的特牌烟,也不敢问津,只有拣来抽,多数是烟头,有时也能拣到整支的。买洗衣粉自然是为了洗衣服,城里没地方洗,要走几里路有时要走十几里到郊外的池塘里洗,然后挂在树上或搭在石头上晒。两个月下来,竟然有了五百多块钱。他寄了三百五十块回家,留了两百块。他有一种预感,总觉得拣垃圾是暂时的。他要留点本钱,寻找机会。一次异外地收到一大堆纸皮,至少需要一个板车才能拉动。他去问板车,要十块钱,连续问了几个,都说要十块。天!拉一趟板车要十块钱!他于是花了一百五十块钱制了个板车,一边收废品一边拉板车。有意思的是跟小姐搬家和拉东西,她们出手很大方,二三十块稀松平常,五十块也不在少数,有一个小姐居然给了他一百块!谁能想到,他这一个月竟挣了两千多块!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他哭了。他照样把大部份钱寄了回去。他又叫儿子过来,又去制了个板车,父子俩一齐干。儿子过来后,他们才去租了间一百二十块钱一个月的小房间,生活条件才有所改善。  拉板车期间,他们经常给菜贩子拉菜,也经常给一些餐馆送菜,发现量很大,利润也很高,于是很快弄清了蔬菜的来龙去脉,在莲坂菜市场租了个摊位,开始卖菜。而且开张大吉,天就卖了一千八百多,净赚六百多,而且按照当时的价格,他还是赚得比较少的,他卖的价格比市场普遍都低。当时处于泡沫经济时期,在厦门做什么都好赚,也可以说是暴利时代,但暴利时代也许一去不返了。莲坂所处的地理位置也很好,是新开发区,处于城乡结合部,是当时进出市区的必经之地,外来人员多聚居于此,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莲坂菜市场相对于厦门其他菜市场,规模也不算小,品种也比较齐全,市区的很多餐馆酒店也都要到这里来买菜。由于他态度好,品种齐,价格低,生意越来越红火。他的豆芽销量特别大,厦门人习惯叫豆芽菜,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不久,他又租了两个摊位,把妹妹妹夫也叫了过来,但后来妹妹妹夫和他分开了,各自为阵。三年下来,他就赚了一百多万。想不到吧?他在老家购置了房产,朋友也越来越多,以前从来没有走动过的远房亲戚也来认亲来了,他也尽可能地给了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  后来他看到养殖业赚钱,他又转向养殖业,投资了一百多万,其中向银行和朋友借了六十万。但这下完了,由于技术条件不成熟和市场行情的急剧变化,投下去的一百多万全部泡汤!于是,朋友不见了,亲戚不见了,来的全是追债的,一个接一个,踏破门坎,声色俱厉。老婆又哭又闹,要和他离婚;儿子也和他吵,也要离开他。向妹妹借钱,妹妹不借,他妹妹当时已经有了一百多万的家产,而且也是因为他才有今天啊!以前穷困的时候,一家人还能和睦相处,而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钱钱钱,钱是个什么东西啊!他想不通,他整整两天没吃东西,除了喝酒以外。喝的是烈性酒,厦门的五十七度的丹凤高梁。但是酒也没有解除忧愁,也没有给他灵感,让他想到解决的办法,更没有让他地沉缅于醉乡。他醉了醒,醒了醉,醉了哭,醒了哭,撕心列肺,眼泪哭干了,只剩下两俱黑洞。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想到了死。他家住在六楼,几次想从楼上跳下去,但那个遥远的梦似乎又在亲切地呼唤着他。他的八旬老母又寸步不离地守候着他。母亲!毕竟还有母亲!我的母亲!当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消失了的时候,唯有母爱却在熠熠发光。人们常用伟大来形容母亲,但伟大在母亲面前却显得何其渺小!她的苍老的面庞上,布满了树皮般的皱纹,透出岁月的艰辛,以及对艰辛岁月的忍耐,还有对生命的执著。死,只有一步之遥,生,却有万里之远。面对生和死的决择,他终于选择了生。  他又去找他妹妹,向她借三千块钱。三千块对于百万家产来说,可以说是九牛一毛。何况是血缘关系!何况是亲亲的妹妹!更何况她的哥哥曾经有恩于她!然而她却说我要问问你妹夫!  他强压住怒火,说:“你要借就借,不借就算了!三千块钱还用得着问妹夫!”  妹妹于是又说:“看在姊妹的份上,你也帮过我,我借给你。”她顿了顿,又问:“三千块够不够?”  何等漂亮的话语!面对曾经有恩于她的哥哥处于如此困境,从百万家产中只拿出三千块钱,还是看在姊妹的份上,看在曾经帮助过她的份上!姊妹的份量竟是如此之轻,轻于鸿毛!还问三千块够不够,他有六十多万的债务,你说三千块够不够?他还要办企业,你说三千块够不够?他止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他又从莲坂菜市场从头开始。还好,老天没有辜负他的一翻苦心,他正像豆芽菜一样,贱而顽强。又过了两年多,他终于还清了债务,也有了一定的积蓄。接着他又开皮鞋店,服装店,都很顺利,再后来又开建材店,办建材厂。麾下也聚集了不少人才,本科生研究生都有。有好事者给他牵红线,都被他一一拒绝。他习惯了孤独,已经孤独了几年,再孤独几年又何妨,他已经半截入土了。他说。甚至还有十八九岁的姑娘来缠着他,同样也被他回绝了。她真的爱你吗?她爱你的钞票!他的麾下就有那种姑娘,对于那种软缠硬磨的,他就毫不客气地请她出去!亲戚朋友又都回来了,他也原谅了他们,把很多话咽进了肚里。老婆要和他复婚,儿子也来认爹来了,但是不可能了,他们要的不是丈夫和父亲,他们要的是丈夫和父亲腰包里的钞票!除非有特殊困难,他们休想得到一分钱,他宁愿把钱捐给国家和慈善事业,他又说。如果后辈是争气的,你什么也不给他,他也会白手起家;如果不争气,你就是给他百万他也会弄得荡然无存。所以,无论后辈是否争气,你都不用留给他什么。当然,如果后辈是争气的,你帮帮他,他会少走很多弯路,他会发展得更快。他给希望工程和好几个孤老院都捐了款,听说老家修公路,他又捐了五十万。  ,他又说道:“什么时候创业都不会晚,只要你有勇气,你就有成功的希望;失败也并不可怕,可怕的也是缺乏勇气,一旦失去了勇气,你就失去了一切机会!”    2006 共 403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囊囊肿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脑外伤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