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登山运动被赞助商绑架了1谐

2019-01-13 04:29:17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大学生登山运动被赞助商"绑架"了?

  正在举行的“太姥山·2010中国青年喜爱的旅游目的地推介”活动中,玉龙雪山、梅里雪山、南迦巴瓦峰等在提名榜中占据一席之地,这些景区景点是许多热衷登山的大学生户外社团团员青睐的目的地。在他们眼中,高海拔、未被开发的路线、稀薄的空气、耀眼的阳光正是雪山的魅力所在。

  近日,在中国农业大学举行的“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大学生旅游实践营登山类社团第三次交流会”上,“为什么要登山”与“如何拉到赞助”成为众成员社团关注的焦点。有代表认为,大学生登山类社团如今陷入一个怪圈,即登山需要资金,为了拉到赞助,社团可能一味追求山的高度和难度,选择海拔高、攀登难度大、以前没有人成功登顶的山。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媒体的关注,从而找到好的赞助,如此一来

大学生登山运动被赞助商绑架了1谐

,却忽视了自身是否有能力挑战这样的山。登山类社团初成立的目的,已经被淡忘。

  登山是一项很烧钱的运动

  “登山是一项很烧钱的运动。”中国人民大学自游人协会的负责人李秋霖认为,“像高山靴、冰爪、冰镐这些技术性装备都很贵,一双高山靴的要一两千,好的要四五千,而且装备需要经常更新。很多人一辈子就登一次山,为了登一次山让他花这么多钱买装备是不现实的,所以装备都是由协会提供。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拉到好的赞助,才能让装备保持更新。”

  在攀登雪山时,技术性装备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关系到登山队员的生命安全,“如果你长期使用,它会老化、磨损,要是长期拉不到赞助,迫于无奈,还得继续使用,这会增加登山时的安全隐患。”李秋霖很无奈地说。

  大学生登山队因为经费紧缺,每进行一次登山活动都耗费巨大。自游人协会去年暑假登启孜峰时,单是吃住行,一行20个人,每个队员都交了4000元。虽然去年也得到了两个户外装备品牌的赞助,心里懂得却也只是赞助了登山包和冲锋衣等装备,并没有资金赞助。今年暑假,自游人协会选择的是一座未登峰,“不能说很肯定,但我觉得应该是可以拉到赞助的”。李秋霖很自信地说。

  在交流会上,有人提出大学生登山队为了能拉到赞助,吸引赞助商的兴趣,往往偏向于选更高、更有难度的山来增加自己的筹码,以从赞助商手中换取更多的支持,从而陷入一种为了赞助而爬山的恶性循环中。李秋霖认为,“当下没有任何一个学生登山组织会拿这个问题开玩笑。一旦出现意外,很可能整个社团就解散了。并且,一所大学的登山类社团出现意外,很可能牵连所有大学的登山类社团,没有人有能力承受这个意外。所以,选择山峰,都是根据自己的社团实际来选的。”

  但同时,也有部分登山类社团的负责人坦言,如果在面临赞助上还不明确的情况下,还是会把赞助作为一个次要的因素,来选择一座有特点的山,以便拉赞助过程中吸引商家的注意。

  走体验式登山之路

  1990年8月23日,北京大学登山队攀登东昆仑玉珠峰(6178米)成功,从此开辟了中国群众登山运动的新纪元,全国各高校登山类社团自此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高校有了自己的登山类社团,在西藏、四川、云南和贵州的高海拔雪山上,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大学生挑战者的身影。随着社团的发展,很多社团每年都面临着为了登山而登山的困境。

  “现在社团的发展模式,相对以前来说,已经比较进步了,但现在大学生很难真正地自主登山。”作为一个从社团走出来的专业登山者,中国登山协会的周鹏感慨说,“现在大学生登山环境是非常恶劣的。申请一次登山活动的手续非常繁琐,还得不到学校认可,这是所有高校登山类社团非常头疼的事情。大学生要进行一次登山活动非常不容易,要去找钱、找向导、找教练,需要去找中国登山协会审批、盖章,联络当地政府。要组织起一支登山队伍,首先要选拔队员,然后还要训练,要普及各种登山知识,传授技术油温机要领……这不是一两个月能够做完的。”

  对于大学生登山队面临的学校不认可,又找不到赞助的艰难处境,北京工业大学峻野社的姚亦周说:“能拉到,就节省点钱,要是不能拉到,大家‘AA’也就去了。”平时社员也会去做些兼职来补贴一下登山时的花费,“我们不是为了赞助冷冻离心机而去,是为了登山去的。”像峻野社一样,很多其他的登山协会在登山时没有拉到赞助,也会采取队员均摊的方式,以继续完成他们的登山梦。

  姚亦周和其他几名社员对峻野社未来的发展很迷茫。因为社团发展出现了人员断层问题,才上大一的姚亦周已经担负起社团的很多工作。峻野社从1998年成立以来,每年暑假都会组队去登一座雪山。去年协会登山队登启孜峰时,因为天气等原因,几次尝试都没能成功登顶,失望之下,队员们回来后渐渐退出。为此,他们曾去请教当时一手带领峻野社创立的陈颜老师。“老师讲的一句话让我很受触动,他说峻野社当初成立,是因为大家爱好登山,又有能力做这件事,并不是说一到暑假,就必须去登一座雪山,去找人、训练,然后把他们拉到雪山上爬一爬。一个社团的价值,是它给每一个成员带来了什么值得让你记住、珍惜的东西。”姚亦周说。

  每个人一辈子都应该登一座雪山

  “现在登山不再是挑战人的生命极限,而是去挑战自己生理上的极限。”两年前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的周鹏,现在已经是国家登山队的教练。他认为,“大学生登山,不要在高度和难度上做文章。因为大学生的精力、能力、时间、技术水平还有流动性决定了不可能像专业人士那样。如果能把登山这项运动普及到更多的人中去,通过大学生这个窗口去宣传,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和参与,我觉得更有意义。”

  从2004年入学到毕业,周鹏爬过7座高海拔雪山,大四时被挑选为奥运火炬手,与其他8位大学生登山代表一起攀登珠穆朗玛峰,传递奥运火炬。“登山是一件很自由、很快乐的事情。”他说,“高校的登山类社团里都充满强烈的理想主义氛围,大家愿意为登山而付出。社团里,我们有一句话:每个人一辈子都应该登一座雪山。登山过程中看到的是绝大部分人不可能看到的风景,体验的是绝大部分人不能体验的境界。”在谈起登山的危险性问题时,周鹏认为,对于大学生登山来说,经过严格的训练,有专业人士的带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安全是有保障的。

  “登山是大学生们释放青春的一个阳光健康的渠道。登雪山是大学生表达自己内承受着更多的不如意心追求的一种方式,但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去爬雪山才能证明什么。”姚亦周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雪山梦。如果我们现在有这么一批人,大家想得清楚能力又达到了,那我们可以去爬一座雪山,完成自己的梦想。我们提倡大家为了这楼承板厂家种本质的想法,集合起来,去做同一件事,完成同一个目标。”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凌峰社供图)

  近年来部分大学生登山事故

  1999年8月1日,北京大学女子登山队21岁女队员在岷山雪宝顶遭遇我们不能只是看到社会阴暗的一面山难,滑坠身亡。

  2001年7月28日,南开大学学生张晓新与6名同学结伴攀登太白山时不慎坠亡。

  2002年7月,清华大学登山队攀登西藏中南部的宁金抗沙峰,途中遭遇雪崩,险些遇难。

  2002年8月7日,北大山鹰社攀登西藏境内的希夏邦玛西峰,5名队员遭遇雪崩身亡。

  2004年7月3日,清华大学登山队在贵州登山遇难,一名队员坠崖身亡。

  2005年8月5日,北京大学学子在凤凰岭爬山时遇险,滑落约20米深山涧,坠亡。

  2005年10月,8名海南大学学生攀登五指山迷路被困20个小时。

  2006年8月,中国农业大学登山队攀登卓奥幼峰遇险,被困8天。

  2008年4月6日,成都一高校学生攀登四姑娘山时意外死亡。

  (张精展摘编)

东营工业烤箱品牌大全
帮宝适加盟
印尼语翻译在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