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秋拍首推丰子恺宇宙风原稿

2019-09-14 10:51:59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西泠秋拍首推】:丰子恺《宇宙风》原稿

孤崖一枝花——《宇宙风》杂志

《宇宙风》杂志创刊于1935年9月16日,由民国时期文学巨匠林语堂初办并主编。战时《宇宙风》与民族共命运,积极宣传抗战,极大地鼓舞民众热情。发行12年间,共出版152期,直至1948民国政府推行金圆券政策使金融崩溃,杂志因无以为继遂被迫停办。虽因战乱由沪上辗转迁徙至粤港桂渝各地,始终以入世的明朗姿态直击现实的黑暗,成为当时硕果仅存的文艺刊物。

其作者阵容十分强大,将20世纪30年代的文坛精英尽数囊括其中:周作人、老舍、郁达夫、郭沫若、谢冰莹、施蛰存、蔡元培、何香凝、陈独秀、冯玉祥等文学大家和文化名人都为其持续供稿。在战乱的忧患纷乱之中,共同守护着这份桃源清波的心境,用始终如一的坚持证明自己的价值,以独特的恬淡风雅笑对人生。

2013西泠秋拍 丰子恺 《宇宙风》漫画出版原件 水墨纸本 画心 1941年作

丰子恺与《宇宙风》画缘:

丰子恺《宇宙风》漫画出版原件 水墨纸本 画心 1941年作 28.5×22cm

款识: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时绿。子恺。

出版:《宇宙风》1941年9月1日第122期,63页,“丰子恺为本刊作画之三”,宇宙风社,香港。

着名漫画家丰子恺自《宇宙风》创刊之初便受邀为其创作插图,一直画到152期终刊,此期是他个人创作的高峰期。也正是《宇宙风》时期,丰子恺形成并逐步确立了此后独树一帜的创作风格。

从创刊开始,以“四题”(也就是四格漫画)的形式,创作了24期的“人生漫画”系列。作品并非作为某篇特定文章的插图,而是自具题目,独立成幅,表现了夫妇、旅客、劳动者、医生、商人、诗人、爱国青年等社会各界人士的生活情态。同时,他的作品开始登上《宇宙风》的封面,起初仍以小格单幅配文字的形式印制,后来便扩展到大幅全图的形式,使杂志的装帧品位焕然一新。

“人生漫画”系列结束后,自121期起,丰子恺为《宇宙风》绘制“特为本刊作画”系列,本次西泠征得的十三帧插画底稿即在此系列中,是丰子恺在1941—1947年、从抗战后期直到抗战胜利期间创作的诗意画作。

子恺“特为本刊作画系列”——诗画交融:

丰子恺《宇宙风》漫画出版原件 水墨纸本 画心 1946年作 28.5×22cm

款识:垂髫村女依依说,燕子今朝又作窠。子恺画。

出版:《宇宙风》1946年6月30日第143期,103页,“特为本刊作画”,宇宙风社,广州。

按照丰子恺对自己的创作的分类,可以说,呈拍这十三幅画稿,将社会相、自然像和儿童像均融入其间,配以自古人诗句作为画题,互相融合。

诗意盎然:田翁烂醉身如舞,两个儿童策上船;只是青云浮水上,教人错认作山看

活泼情致:长条乱拂春波动,不许佳人照影看;松间明月长如此

澄澈童心: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垂髫村女依依说,燕子今朝又作窠

同情怜爱:贫女如花只镜知

其中许多诗句和题材丰子恺曾多次进行创作,而这批画作无论从构图、用笔、布景和命意来看都是其中的精品。画稿中犹带着丰子恺用木炭等构图、造型时的浅痕,让人彷彿置身丰子恺沙坪小屋的画案之侧,忆想着缘缘堂的芭蕉、白马湖上的黄昏。

曾为林氏家族护持 由台湾回归大陆

1935年,林语堂继《论语》、《人间世》后又推出了第三份文艺刊物《宇宙风》。坚持以随性闲适的文艺姿态面对国难乱局,并将当时的一些西方理念介绍给中国读者。在刊物的开头,他写下了名为《孤崖一枝花》的卷首语,将自己的文艺理念比作孤崖上一只嫣然的红花,与政治或环境均不相涉,随性即开,尽兴则落,不为旁人。丰子恺清新、诗意的漫画正是与林语堂崇尚生活化、幽默化的文艺品位两相契合,才促成合作。

1936年林语堂出国后,《宇宙风》杂志由其三兄林憾庐接办,后又由林憾庐之子林翊重续办。这批珍贵的画稿原藏于林翊重处,1949年6月林翊重举家迁台,画稿亦被带往台湾,得以妥善保存。后由林翊重夫人、台湾女作家周素珊(笔名毕璞)保存。此次西泠秋拍,画稿重现大陆,既是战火肆虐后未燬的至宝,也是丰子恺在动荡年代中珍贵的存留,对于丰子恺的个人风格史及中国漫画史都具有非常特殊的价值和意义。

丰子恺《宇宙风》漫画出版原件 水墨纸本 画心 1941年作 28.5×22cm

款识: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层。子恺。

出版:1.《宇宙风》1941年8月1日第121期,3页,“丰子恺特为本刊作画之一”,宇宙风社,香港。

2.《宇宙风》1946年2月1日第141期,8页,“丰子恺特为本刊作画”,宇宙风社,香港。

西泠印社2013秋季拍卖会

预展:12月11日至12月13日·杭州

拍卖:12月14日至12月17日·杭州


微信怎么有小程序
如何进入微信小程序
爱逛直播商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