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二年的记念逐一故乡系列之2铁汉柔情出世

2020-09-25 15:35:21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一九六二年的记念 逐一故乡系列之2 铁汉柔情

一九六二年的记念。

故乡系列之2 铁汉柔情。

2016。7。22。

一九六二年的永兴,是我最难忘却的记念。这一年产生的许多灾害事件,虽已过去多年,但它却在我心灵中留下了许多难以磨灭的印痕。往事记忆犹心,叫我难以忘怀!

1 、大雪。

一九六二年初春的一场大雪,是我一生中记得的永兴所下的最大一场大雪。邻近春节的时候,漫天大雪纷纷攘攘地下了七天,全部永兴城被雪遮盖,屋檐挂着一尺多长的冰凌,到处都是雪白瓦亮。

我和一帮小火伴高兴地直跳。抬着自制的土雪撬,溜到永兴大会堂后的山坡上滑雪。说是滑雪,其实是滑雪坡。沿着雪坡滑到河边,再抬起土雪撬上坡,又滑下去。有时滑到半坡,土雪撬翻倒了,我们也连滚带爬地下去了。男孩子野,非玩得精疲力尽,一身湿透才肯罢手。此时还不敢回家,怕大人看到一身湿挨打。

来到大会堂前的操坪里,操坪边搭有一间简易棚子,是个避雪烤火的好地方。我们捡了一些干柴,钻进棚子。不知那位火伴带有火柴,点燃柴堆,围坐一圈,脱下衣、裤烘烤。也不知烤了多久,衣、裤都烤干了,也舍不得离开。暖洋洋的火催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也许是火的温度熔化了棚顶的积冰,又或是雪越来越多积存在棚子上。忽听到有人惊呼:不好,棚子要倒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到叭喇喇木头断裂的响声,棚子倒下来了。

小火伴纷纭逃出去了。惟有我刚从梦中惊醒,还没来得及跑,棚子倒下来了,逃出来的小火伴急坏了,连忙上前来施救。真是万幸,不知谁去大会堂,把一部新的自行车放在棚内。棚子倒下来,大梁正好压在自行车龙头上 。小火伴弯腰找我时,我恰好爬在自行车旁,毫发未损。惊魂未定,我急忙爬出来了。怕引发火灾,大家手忙脚乱地搬雪块压灭火堆。这时候那位自行车主来了,男青年搬出自行车一看,前轮已被压扁了,只好扛着车走了。

这場大雪,差点要了我的命。

2,大水。

一九六二年夏天。永兴城经历了一场我一生中的大水灾。藏E 那曲也怪。天空还挂着火辣辣的太阳。也不见下雨。

一场漫城的大水就涌进了县城。当时还没有东江湖,上游资兴县发了大水,奔涌而下,东江木材厂垮了,几千立方米的园木顺江而下。

水涌进了我的家门。大人们纷纭来回搬东西到大会堂的高处。我们小孩子好高兴,调皮,用竹竿撑着门板划水玩,弄得一身湿透,也不觉得冷。邻近中午,水越来越大,我们都逃到大会场高坡上了。一看,我家已被大水淹到楼枕了,再看,城中已是一片汪洋。城中十字路口的低处人家,昨晚就进水了,现巳有多座房子被水淹没顶了。几条小船在街上划来划去救人,看还有没有来不及逃离住房的人们。十字路口还有一条运输公司的大船。说实话,涨大水划大船在永兴街上也就这唯一的一次。

爸爸是我儿时心目中的英雄。我们在看涨大水的热烈时,他已到永兴河里捞木材去了。5十多岁的爸爸,身体好,水性好。敢到涨大水的河里去捞木材,永兴也没几个人。嗣后,东江木材厂来人征收木材,每根园木付劳务费五角钱,爸爸上交了木材。

邻近黄昏,太阳还未下山,大水纷纭快速退去。在我记忆中,永兴涨水最大的是这次,退水退得最快的也是这次。以致水去鱼留。我回到家中,大人忙着搬东西,我却用土箕在家中捞鱼。门坎高,水退得快,我捞到了好几条大鱼。小孩眼中的大鱼,也就几两一条。

这一年的大水,给永兴造成了大灾。庄稼淹了,城中有几间房子也倒了。所幸未闻淹死人。

我少不懂事,还穷高兴。

3、饥饿。

一九六二年,临到三年自然灾害的尾上,是永兴人最苦的一年。饥饿漫布着全部永兴,乃至全国。

1九五八年开办的公共大食堂,至六二年已是难以保持。半斤一钵的米饭只有三两。那时,一切食品、副食品都定量,要票。大人要出工,每歺半斤,小学生每歺三两。妈怕饿着我,把她的半斤换给我。物价上涨,有钱买不到吃的。有钱还得有票券。一生中,我只感到那时饿肚子,总觉得没吃饱。街上唯一不要粮票的食品是厥根糍耙。六二年的厥根糍粑,也不保险,五毛钱一个,还有的掺了牛粪。小街上,吃到这样糍粑的人骂骂咧咧,顺手乱丢。我门前就丢了好几个。

一天,我哥的岳父从黄泥乡来城里买东西。1进门,就躺倒在我家的睡椅上。他面色蒼白,冷汗直冒。吓得我爸赶快叫来母亲,以为是发了急病。母亲有经验,告之别慌,是饿的。因此,赶快到前街商埸饮食店,用一斤粮票买来1大碗面条。端到家,客人眼睛放光,三下五除二,一口气吃个精光。吃完面,百病全无,起身回家去了。

永兴城饿不饿死人,我未亲眼目睹。但饥饿致病、致死的人肯定有。

我家隔壁住着邓同学。他爸是裁缝师傅,家中很殷实。他家当时人丁旺,兄弟姐姐共有四个。小孩多,苦了大人,邓母善良温顺, 不吃主粮,省给孩子吃。她每餐吃自家菜园子里的蔬菜,长时间不吃肉食,得了水肿病。两条腿肿得象水桶,1按一个坑,半天也弹不上来。脸也浮肿。缺医少药,拖至秋季,病死在家中,邓爸让刘头福运到城郊东头的苏仙观,火烧化了。火化时,大儿邓乙生目击,受了强烈刺激,痛不欲生。回到家中,癫了。算命先生说是回家路上遇到了狐狸精。

邓乙生是个英俊、聪明的学生。当时他已在永兴一中读高中了。吹、拉、弹、唱,样样在行。家中给他定了1门亲事。每到晚上,他在院子里拉二胡,女孩唱歌,好不热烈。

一场精神病毁了他。前后用绳子捆住他送精神病院几次,时好时坏。学校休了学,姑娘退了亲。眼看着他疯了多年,终究在一次涨洪水时淹死在永兴河里。

4、曹达莫。

曹达莫,抢饭吃,1抢抢到7、8钵,戴手铐,进监獄。这首童谣至今留在我脑海中。

一九六二年,我家住在商场后面,属3居委会的,居模范井”以西。曹达莫属蔬菜队的,居”模范井”东头。三不仅重现了传奇的经典特色年自然灾害时,他在勘探队当工人。每个月工资几十元,只够买只鸡。名曰鸡婆”他天生食量大, 且抬钻机,干重体力活,吃不饱。他就跑回家来了。

曹达莫属蔬菜队的菜农,比之居民更不如。人到中年,一事无成。这天,曹达莫带了柴刀,准备上山去砍柴。途经原老百货大楼的水塘边。那里有个畜牧场,食堂正在开中歺。曹达莫饿极了,眼见香喷喷的大米饭,眼中放出狼一样的光来。他手持柴刀,冲进食堂,抢得饭7、8钵,狼吞虎咽吃掉了。大众1报案,把他抓了,关进监獄几个月。放出来后,人变得木讷了。总不见讲话,一味傻笑,癫了。

后来,勘探队派人找他归队,见他疯了,也就作罢。

曹达莫一生不曾作恶,只这次饿极了,抢了几钵饭吃,就被抓坐牢,实是人间1大悲剧!

我妈说,曹达莫是个好人。他一生未做过坏事。从出来后,他沉默寡言,埋头劳动。我妈是居委会,他最听我话。带他扫街、清水沟,不怕脏、累,一直清场。

曹达莫是个热忱助人的人。每逢街巷上的人有难,找到他,他马上出力,从不推辞。

我妈告诉我,不要忘了曹达莫。5三年,我妈在家临产。爸爸急忙喊来达莫,用竹床抬起我妈到县人民医院,使我得以顺利出身。

街上小孩每每追逐在曹达莫身后,大声唱着开头那首童谣,我就感到特别难受,心酸。我就上前大声斥责小孩,赶跑他们。他只是望着我傻傻1笑。此时,我倍感人世的凄凉,哀其不幸,心中为他默默地流泪。

他就这样文癫几十年,1直到死。

5、氏张老娘。

永兴城中的小孩,最怕氏张老娘。人们只知道这个老太婆姓张,是个寡人,她叫甚么名字,哪里人,统统不知道。氏张老娘专门提死小孩。谁家小孩死了,喊她来,给点小钱,她就把死小孩装入土箕,一头放上锄头,挑起担子,小脚慢步地走上大街。此时许多小孩掩住鼻子,远远地跟在后面,目送她往山上走去。看到氏张老娘,我们特别怕,因她是专门埋死小孩的。小孩晚上不肯睡觉,玩皮捣乱,大人就吓小孩,说声:氏张老娘来了小孩无不被吓得禁声,赶快钻到被子里蒙头睡觉。

一九六二年,人饿极了,甚么也能吃,什么也敢吃。氏张老娘埋了1生死小孩,这一年,却在白头狮逐一湘永煤矿卖起了炒猪肉。5块钱一盘,好多工人都买了吃了。后来,有人在炒肉中发现了小孩的手指头、小指甲,就报了案。原来,她是将死小孩炒了去卖。的抓了她。以后,再未听到或见到氏张老娘了。听说她死在里了。

以后,城中专门背大人死尸的刘头福又兼上了氏张老职,埋死小孩也是他了。

肝硬化全疗程用什么药
碧凯保妇康栓包装
肝纤维化吃护肝片管用吗
如何选择软肝药品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