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生可逆 第145章-不好的预感

2020-01-18 16:14:04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苍生可逆 第145章:不好的预感

第145章:不好的预感

原来如此,黑袍人这一个接一个的圈套设计的实在是太巧妙了。王桢看着这事态的发展,不由得感慨道。

“老向,没想到你居然会吞食老韩的生命精力,作为同门你这样做你的心里真的过意的去吗?”已经成为定局的事情没有人再会怀疑他的真伪,就连张长老与柳长老二人也不例外,此时他们看向向长老的目光之中已经多了一丝的疏离。这样毫不犹豫可以吞食自己人的生命精力来反哺自身的家伙,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在自己的身上捅上一刀,还是趁早绝交的好。

向长老没有説话,怒气已经充斥着他的全身,整个人都在由于愤怒而不停的抖动着。听着自己两位老友的斥责,再加上周围门众的议论纷纷,他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是彻底的被孤立了,无论能否在玄天机和冯封的手中活下来,他都不可能在回到自己的门派之中了。害死一名同阶的长老,这样的罪名他还是承担不起的。

确实,玄天机的巧妙布局在此刻达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本来想着也就是让对方几人之间心生芥蒂,这样好让自己逐一击破。想不到的是,对方之间的信任居然那么的脆弱,只是轻轻的一挑拨便已经决裂,哎,人性啊!

只有王桢在此刻突然皱起了眉头“不应该啊,怎么説他们之间最少也是相交了几十年,虽然这件事情确实是向长老做的不对,但是也不至于到如此的结果啊?”王桢轻声的嘀咕道,作为xiǎo孩子的他还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所以对于这些他全是站在自己所能理解的角度去看待的。

冯封自然听到了王桢的嘀咕,并没有开口回答,只是给了王桢一个精神传音“人性难以揣测!”

闻言之后的王桢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对于这些问题他以前也是想过的,但是每一次都是无果而终,毕竟只是单纯的听説并不能了解其中的真谛。

正当王桢还在思索之时,怒火中烧的向长老已经手持玄天机的聚灵剑朝着玄天机冲了过去。夹杂着自己的无尽怒火,这一剑的威势确实了得。剑锋所指,一往无前。

面对这样带有凌厉威势的一剑,玄天机不慌不忙,轻轻的抬起自己的右手,随后中指与食指伸出,摆出了一个‘v’的姿势,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中,他就要凭借着两根手指来接住这强势的一剑。

“谁给你的自信?”向长老见对方如此无视自己的攻击,恶狠狠的説道,同时怒气更胜,一时间这一剑的威势比起刚刚更是强上了几分。

玄天机依旧没有做出任何任何躲避的意思,只是依旧伸出自己的那两根手指。眼见聚灵剑即将就要近身,玄天机淡淡的笑道“我的剑又怎么会伤我呢。”説着,两根手指一下子便夹住了呼啸而来的聚灵剑,只见那聚灵剑的剑身被玄天机夹住之后,刚刚还附着的凌厉的剑气立马消散不见,同时剑身上所蕴含的能量也随之退去。

持剑无法再进分毫,向长老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如此强势的一击居然就被对方两根手指轻松破解,难道这柄剑真的有灵性?对于自己的主人是不会攻击的?

怎么可能,神剑也就不过如此吗。想着,手持聚灵剑的向长老再次发力,欲持剑破开对方的防御,可是无论他怎样的在剑身上施加自己的能量,都无法奋进分毫。

“靠!”怒骂了一句,随后向长老果断的放弃了聚灵剑,收手之间一柄巨锤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举锤,全力的朝着玄天机的天灵轰去。

一时间玄天机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的果断,本来想着如何戏谑对方的一番的他此刻也不得不做出防护。两根手指轻轻一弹,聚灵剑一个转身便再次回归到他的手中。此时的他哪里有时间多想,也许下一刻他就会脑浆迸裂。双手横剑与头dǐng之上,紧接着就结结实实的接住了对方那全力的一锤。

“轰!”的一声响,玄天机被这一锤砸的连退数步才稳住了身形,在停住脚步的那一刻,一口鲜血被他强压住咽了回去,但即便是如此,还是有几滴血珠顺着嘴角挤了出来。

在轰出如此强势一锤的向长老没有在继续去追击,因为此时的他也相当的不好受,就在刚刚他手中的巨锤即将轰在玄天机头dǐng的聚灵剑之时,他的xiǎo腹之处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时候对方的右脚居然踢了出来,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巨锤的力道在砸下去的时候削弱了近五分之一的力道,不然玄天机那一口鲜血怎么也不会被他强咽下去。

“早该想到的!”玄天机此时甩了甩自己那被一锤震的发麻的双臂无奈的説道“对方那结实的身板,看上去就像一个力量型的武师,靠。正面相持自己很不占便宜啊。”刚刚他踢出的那一脚如同踢在钢板上一样,如若不是他夹杂了一些自己独特的能力的话,恐怕还真未准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正如玄天机所説的那样,向长老的身形的确在当场的所有人之中算是最为结实的一个,虽然上了年纪满头白发,但是那魁梧高大的身材确实无人可以比拟的。

“貌似这种力量型的对抗之中,黑袍人完全占不到优势啊,不知道他一会儿还会想出怎么样的方法来克制住对方呢?”未准很是期待玄天机接下来的表现,虽然在这一次的接触之中他落了下风,但是王桢还是对他抱有很大的信心的,他相信最后黑袍人一定会是最后的胜者,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他抱有这么大的信心。

就在此刻,一股不好的预感自王桢的心底升起,不知道为什么,那种预感究竟从何而来?不明所以的王桢一下子就慌了。

广州市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白沙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福建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昆明治疗睾丸炎医院
陕西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