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增强市场与社会发展活力呼唤充分自信

2019-10-13 05:33:29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社论:增强市场与社会发展活力 呼唤充分自信

  近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武汉市主持召开部分省市负责人座谈会时强调,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攻克体制机制上的顽瘴痼疾,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进一步激发和凝聚社会创造力。

  在此次会议中,习近平主席两次提到“发展活力”:首先是要求增强经济发展活力,具体就是增强公有制经济特别是国有经济的发展活力,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完善财税体系,发展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体系,不断增强经济发展的微观基础的活力。

  其次,要求增强社会发展活力,通过社会体制改革创新,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限度地增强社会发展活力,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使全社会创造能量充分释放、创业活动蓬勃开展。

  应当说,增强经济与社会的发展活力是走出目前困境,实现经济与社会转型的前提条件。这是因为,目前中国所收获的成绩,是政府主导的投资驱动型发展模式的结果,在GDP大幅增长的同时,也制造了结构性失衡。目前,这种失衡已经到了临界点,如果不寻找新的增长点,整个经济可能会被日益严重的过剩产能、债务规模与房价上升而压垮。

  因此,只有打破现有体制的顽瘴痼疾,释放市场与民间社会的活力,才有继续发展的可能,并在发展中调整失衡的结构。这就是所谓的“改革红利”,即中国虽然潜在自然增长率在下降,但因体制性障碍太多,如果消除这些体制障碍,民间活力得到进一步解放,中国仍然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问题是,在过去的十几年间,这种增强活力、释放改革红利的认识一直存在,并在党和政府的文件上不断出现,但为什么一直没有实现呢?

  这才是当前中国问题乃至风险的核心所在:清楚知道中国发展所面临的关键问题和风险,但是却动不了,动不得,无法改革,也没有进行改革。体制本身已经成为维护利益集团的体制,要改革现有体制,就必须像习主席所说的,要“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但在“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的中国,这些利益集团都是体制内拥有权势的部门和个人,依靠自我革命的方式是难以成功的。

  这是因为,要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就必须有能够制衡利益集团的力量。首先,民间社会和市场应该有机制和能力与那些落后的体制博弈,而不应是体制权力的膨胀窒息社会和市常其次,体制改革者要有能力制约地方政府与各部门,有效控制、扭转政令被打折,个别地方政府阳奉阴违,个别部委加强自身权力而导致权力部门化,以及地方滥权化等现象。

  除此,更大的阻碍来自体制本身。因为目前体制的惯性导致政府尽可能多地控制经济和社会,而改革则要求放弃这种控制。

  改革开放至今,打破计划经济的政府依然控制着庞大的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以及关键的生产要素,并通过政府审批、产业政策、金融政策、土地政策以及国有垄断等控制着市场,而且在市场上,也主要由政府投资推动经济发展。这种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产生了目前结构性失衡的后果,如果要继续发展,必须激发社会活力与市愁力,这意味要向市惩社会放权。

  但是,权力部门并不愿向社会转移自己垄断的权力,主要是,有些人担心放权会造成一个更强大的社会,从而对自己产生制约。说到底,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害怕受到制约。既担心经济增长放缓与社会失衡带来混乱,又害怕向市惩社会放权的改革会让自己失去权力。在进退两难的夹缝中,正在错失更多的改革良机,以至于可能丧失的机会。

  既然明确了要激发经济与社会活力,改革就不应该再在这种不自信所制造的矛盾中空转。而要培养强大的社会与市愁动,就需要执政者有真正而充分的自信,依靠社会与市场的力量,倒逼利益集团、走出改革僵局。

民生理财
秦汉三国
新机上市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