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免职”如此多娇,引官员竞折腰

2018-11-05 13:07:22
“免职”如此多娇,引官员竞折腰 神奇的官场,各有各的“奇迹”。

去年3月的一起矿难后,河南泌阳县主管生产安全的副县长王新科被就地免职,但是记者调查发现,其过去一年来一直以副县长身份部署工作、出席正式公务活动,近期还兼任该县政法委书记。

有人说,很多时候问责官员就是“打地鼠”游戏:榔头再硬,挡不住狡兔三窟。

免职、复职、升职……悄无声息,却又铿锵刺目。

如今的问责愈来愈像歌星走穴,开始可能还是真唱,后来发现“复出机制”暗昧含混,因而“假唱”频发。

一道脑筋急转弯很流行——“设若1名干部因公共事件而免职,重新复出需要几天?”早在2009年的时候,“三天”的数字就刷新了公众的想象。

有事实为证:时年8月5日,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交通局前党委书记、局长谢林因不交停车费并辱骂殴打物管老汉而被免职, 7日,被免职的谢林到泸州市经济开发区管理中心报到;10日,谢林正式任职,职务是办公室副主任。

现在看来,这个神奇的纪录又被无情地刷新了,因为王新科副县长被免职后仍挂职工作,今年反而官升一级。

真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

9人罹难的透水事故,“就地免职”了主抓安全的副县长。

但诡异的是,严肃的免职竟然成了虚与委蛇的“官场秀”,背后的不堪使人唏嘘。

根据中办、国办印发的规定,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

然而,王新科被免职后的一年多里,仍以“副县长”身份公开活动。

泌阳官场何以重度依赖一位“问题官员”——这是一个注定没有谜底的话题。

官没了,权还在,位还在——这何等吊诡。

舆论的困惑无非有三:一是作为安全事故的问责罚单,如此李代桃僵,出了人命的事故都可以轻飘飘地假装“问责”,权力的失职渎职还有什么后顾之忧?2是作为公权部门,如此公信透支,后果谁埋单?狼来了的故事说多了,下次还有人相信“问责”这回事吗? 对外免职,对内升职,公共监督已被某些权力圈子有效屏蔽。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出错后得以责罚,又能改过自新,公权没有道德洁癖,群众向来也是举贤不避“历史问题”。

但问题是,惩罚就要像个惩罚,制度首先要被官员敬畏,即便“问题官员”战胜了概率论而成为官场神迹——是走是留,总要有个客观依据,总要向群众交代点什么。

“免职”如此多娇,难怪被免的官员乐呵呵地“竞折腰”。

好在这样的戏总会露出千丝万缕的破绽,接下来,就看监察部门如何接招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