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立質疑天使媽媽基金被回我們沒問題0

2019-11-09 09:35:30 来源: 双鸭山信息港

袁立质疑天使妈妈基金 被回:我们没问题

袁立(资料图)

7月1日前通过天使妈妈基金会捐钱给病童,7月13日问进度,当天得到宝宝重生的进展状态,但该状态显示重生日期是7月29日这太穿越了,难道各种报表是提前做好的8月5日,着名演员袁立通过微博向涉事基金会提出由此引发的一系列质疑

天使妈妈基金会随后通过官方微博公开回应,但袁立表示其并未对自己关心的时间问题作出明确答复此后,双方在微博上辩论起来,引来不少友围观

专家

基金会需要面对民众的质疑

天使妈妈基金会并非近来一个被友质疑的慈善基金,为什么这种质疑时常发生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教授表示,频繁地被质疑,说明现在的基金会的工作做得还不够好,在运作流程上还不够透明

其实,基金会的发展需要这样的质疑邓国胜对北青报说,质疑不一定全是坏事中国的基金会数目繁多,当然会有一些做得不好的地方,而民众的质疑正是推动基金会发展的动力

他说,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监督,而像基金会这样的慈善组织更需要监督出现问题,通过民众质疑来发现问题,从而改正问题才是中国的慈善基金会发展完善的关键所在如果没有质疑,那就不会加速推动我国民间慈善基金会的制度健全和运作公开,正是有民众的质疑,今天的民间慈善基金会运作才变得越来越透明

但是,民也不能无端地、恶意地去质疑他说,在我国,很多慈善基金会都是以个人名义发起,为了慈善事业而努力的,它们既然存在就会出现各种问题,恶意的质疑对爱心也是一种伤害,民众应该理性地关注民间慈善基金会,来让它们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内存

都有那些基金会被质疑过

一基金

3亿善款去向被质疑

2014年4月,四月发微博质疑一基金雅安地震款物去向,即没有及时拨付的3亿多元人民币到那里去了随即,一基金发出声明和律师函,表示要追究质疑者的法律

嫣然天使基金[微博]会

7000万善款被质疑下落不明

2014年1月,举报人周筱赟在微博上指出,嫣然天使基金会约7000万善款下落不明,并指李亚鹏(微博)的嫣然基金和美容医院合作做唇腭裂修复手术涉嫌巨额利益输送同天,李亚鹏通过长微博回应,认为周筱赟的言论有很多不实之处,并邀请周筱赟实地考察

北京市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

被上举报存在违规

2013年12月,周筱赟在上举报称,李亚鹏负责的北京市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存在违规问题,比如李亚鹏同时担任基金会的法人代表和北京美丽春天传播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他认为李亚鹏是借公益之名开发酒店和房地产随后,李亚鹏举行发布会,对各项质疑一一澄清他表示旗下基金会2012年度总收入240万均由其本人捐赠,自己的企业与其无任何关系

袁立发微博提出三质疑

我实在不得其解8月5日,演员袁立通过自己的微博发布消息称,自己想向天使妈妈基金会提出普通捐赠者的疑问此后,她陆续抛出了三个质疑

质疑一

13日为何能公布29日孩子的情况

个质疑是,她发现自己捐助的一个病童孙宁吉,在7月13日的病童状态实时更新页面上,已经公布出了还未到来的29日的情况术后重生

她介绍,自己为了捐助孙宁吉,于7月1日前汇款给天使妈妈基金会7月13日,她向基金会询问救助进度,基金会便给她发了她捐助的包括孙宁吉在内的四个病童的状态实时更新页面的链接她在13日当天点开链接后发现,其捐助的病童孙宁吉已经处于术后第12天,宝宝重生,但时间显示为7月29日

为什么7月13日的进度已经能预测到7月29日的病童情况袁立在提问时还感叹:这太穿越了,难道各种报表是提前做好的

质疑二

捐款数目为何变少了

在认为基金会没有对此作出满意的答复后,她又抛出了第二个质疑,即自己捐助的另一个名叫阿布都热扎克的孩子的捐款数目有问题

她说,6月30日基金会发给她的关于阿布都热扎克的捐款数目,到现在反而变少了,这不正常

质疑三

孩子已经出院为何还募捐

据此,她又提出了第三个质疑,阿布都热扎克在6月24日就已经出院,但现在基金会为何仍在为其募捐

为了追问,袁立还通过微博联系了据称与天使妈妈基金会比较熟悉的媒体人邱启明邱启明开始同天使妈妈基金会一起向袁立解释此事,但彼此间的对话并不愉快

基金会接受专访作出三回应

天使妈妈基金会的媒体负责人乔宇对北京青年报表示他们很委屈

回应一

孩子状态进展的公布时间没问题

对于个质疑,乔宇说,7月13日,基金会的确给袁立发了她捐助的四个孩子的实时状态址链接基金会认为他们对孩子状态进展的公布时间没有问题,他们怀疑是袁立在7月29日之后才打开了链接

他说,7月13日,袁立在收到链接后不但没有提出8月5日时的穿越质疑,还转发了基金会的微博,希望更多人来对这些孩子进行救助如果情况真如袁立所说在13日当天打开链接,那她当天为什么不质疑我们穿越,反而还转发微博来呼吁大家关注呢

回应二

钱款尚未全到账

对于有关阿布都热扎克的捐款数目的第二个质疑,乔宇说,6月30日基金会给袁立提供的是三个平台的募捐总额,但至今到账的只有天使妈妈基金会站筹款平台中的款项,另外两个平台的捐款仍未到账,所以会出现募捐了一个月反而钱变少了的现象

回应三

孩子刚完成一期手术

对于第三个质疑,乔宇解释,阿布都热扎克属于烧伤孩童,他只是因为暂时做完了这一期手术而出院在做完一次植皮手术后,他还需要再进行一段时间的康复才能做下一期手术,比较特殊,不是出院就代表治愈了

他说,后续到账的善款将被用来支付阿布都热扎克康复过程中的药费目前,手术主治医生估算下一期手术大概要25000元,现在的捐款并不够,所以我们才继续募捐

为了证明情况,乔宇向北青报提供了阿布都热扎克父母的联系方式,但截至发稿时,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至于参与了向袁立解释的邱启明,北青报联系了其联络人李猛李猛介绍,邱启明是该基金会的代言人之一,他在两年前关注了天使妈妈基金会的一个项目,觉得挺不错的,就开始用自己的力量帮忙宣传但邱启明完全不参与基金会的日常事务北京青年报

急性腹泻应该注意什么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本文标签: